第606章 破军VS秋水(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注意看那个比赛安排表格……这次十六强赛的结果,将直接关系到明天的八强赛。”叶天邪出声说道。对于司徒刹那遭遇司徒无情,左破军遭遇慕容秋水,他并没有什么表示。

听了叶天邪的话,他们开始认真的看起比赛安排表,这才发现,在比赛表的前面,竟然还有分组:

A组:

第一场:盾破千军——VS——秋水伊人

第二场:王——VS——血轮

B组:

第三场:天之子--VS--梦羽衣

第四场:邪天——VS——葬神

C组:

第五场:零--VS--箭破苍穹

第六场:一剑凌云--VS--桀影星魂

D组:

第七场:神逍遥--VS--寻梦

第八场:杀无尽--VS--神

“这个分组的意思是……”

“很简单!”慕容秋水目光紧盯着眼前的比赛名单,目光盯在了上面那个“王”字之上:“在这场比赛胜出的人,将会和同一组的人在明天的八强赛相遇……也就意味着,我如果胜了,明天,就会遭遇同一组胜出的王,或者血轮……不,只可能是——王!”

提到那个“王”字,任谁都能听出他声音中的恨意与杀意。他抬头,看着左破军说道:“这场比赛,我必胜!”

左破军笑了一笑,毫不示弱的说道:“虽然是兄弟,但你放心,我一定不会留手,你要胜我,嘿嘿,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这场比赛,是我赢定了!那个王,我会替你收拾的。”

“我必须亲自来!必须……就算你是我三哥,我也要踩着你的身体过去。”慕容秋水目光凶狠的说道。

“好吧,胜了我再说。”左破军不以为意的咧了咧嘴。

“唉!多么悲剧的现实啊,我竟然和苦瓜脸这么早的遭遇,难道我们两个之中,必须一个悲剧的离场吗?哦……这真是太残酷了,残酷的不能接受。我曾经发过誓言,这辈子都不会对苦瓜脸出手……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悲剧的事么。”司徒刹那的抱怨从他看了比赛的安排之后就一直没停止过,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很纠结。

“嘿嘿嘿嘿,果断的你们的人品用尽了,十六强赛遇到的都是一群菜鸟对手,就我神逍遥遇到个变态,现在嘛,时来运转,我这次的对手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嘿嘿嘿嘿。”神逍遥看着名单,笑的龇牙咧嘴。

叶天邪看了一眼神逍遥的对手,微微疑惑:“寻梦?这个人是……”

这个十六强名单上的人他大部分都知道,而他天魂的人,占了整整的三分之一。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个莫大的荣耀。因为就连霸占了等级排行榜前二十半壁江山的不灭轮回也才入围了五个人。而十六强中,大都是那些名声显赫,被无数人所知的强者,除了两个人……

这两个都在最后的“D”组,一个是神逍遥的对手——寻梦。

另一个的名字很简单,只有一个字——神。

“这是这次比赛入围十六强的两个女玩家之一,一个是梦羽衣,另一个就是她。这个‘寻梦’并不是她的真实名字,而是代号。参加这场比赛是允许隐藏自己原来名字的,但是必须用另一个称呼来代替。”左破军解释道。

“老实说,这是一件让人无法理解的事,这本是多么完美的扬名机会,她竟然隐藏了自己的名字……不,她不但隐藏了自己的名字,就连脸都隐藏,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她的样子,更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司徒刹那一脸纠结的说道。

隐藏名字……隐藏相貌……寻梦……

难道是她?

如果是她的话,完全足以轻松进入十六强。

叶天邪想了想,说道:“她的职业是什么?”

“隐藏了……不过,似乎是魔法师。但又明显不是现有魔法师中的任何一个。有人说她修炼的可能是气功,因为她的技能都是隔空打人,人还没靠近就被砸飞了。”左破军说道。“二哥,你要有兴趣的话,我现在可以调她的录像你看。”

隔空?

难道不是她?

花祈梦的攻击包含着五系魔法,如果是她的话,她的攻击方式能轻易被识别出来。如果不是她,那这个代号“寻梦”的女人又会是谁?

“那个‘神’呢?是什么来历?”叶天邪问道。

左破军瞄了一眼最后一组的那个名字,说道:“这个人不用太在意,一个狂战士,在三十二强赛中险胜了神域盟的第一剑神域落星,如果遇上我的话,我应该能三个回合让他下台。”

叶天邪点了点头。

“不过,这个人让我很感兴趣。”司徒刹那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开口,众人的目光转向了他。

“……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我确定我没有见过这个人,不过……呼,你们可知我在进入这个世界的第一天,选择是名字是什么吗?”司徒刹那一脸无奈的摊手:“当时苦瓜脸用了一个‘零’字做名字,所以我也想就只用一个字,于是我选择了‘神’,但是……却被提示这个名字不可使用。哦,你们放心,那个声音所提示的绝不是名字已经被占用,而是……这个名字是违禁的名字,不可使用。但现在,我却看到了这个名字……唉,这个世界果然太坏了,就连一个游戏都这么欺负我。为什么这个人可以,而我却不可以,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嫉妒?”

“你是说,你选择这个名字的时候,被提示违禁?”叶天邪追问了一句。

“是啊。”司徒刹那点头:“神……多么拉风的名字,这个名字甚至要在那所谓的‘王’之上。但,最终却没属于我。而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神,这不是代号,而是一个真实的名字。所以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是不公平的让人心碎。”

叶天邪盯着那个“神”的名字,沉默了很久。然后抬头说道:“破军,秋水,准备比赛吧。”

“放心吧二哥,随时可以上场。”左破军嘿嘿笑了笑。

“马上这个死胖子就会被我打的满地找牙。”慕容秋水把玩着手中的喋血空压,漫不经心的说道。

其实,这场比赛的结果,叶天邪心中已经有数。结果,已经不可能有第二个。

叶天邪所在的比赛场次是B组,对手他只是随便的扫了一眼,没往心里去,他比较感兴趣的是同一组的某个人……

梦羽衣!

也就意味着,他胜了葬神之后,这一场比赛所要面对的,是梦羽衣!

至于梦羽衣这场比赛的对手……那基本就等于是走过场的。天之子能走到十六强赛,靠的无非是精良的配备,以他对天之子实力的评估,他在梦羽衣手下连十秒……不,五秒都别想撑过,梦羽衣的能力有多强,基本不会有人比他更清楚。因为这几年,他和梦羽衣交手的次数起码超过百次。基本梦羽衣的眼眸一动,他都能马上判断出她要攻击哪个方位。

“逍遥,你也小心一点,这个叫‘寻梦’的女人,总给我一种不确定的怪异感。能进十六强,不会有庸手。就算她是个女人,你也不要轻视。”叶天邪正色提醒道。

“明白!”神逍遥点头。

时间,很快指向了上午九时整。

“叮……左方:天魂佣兵团所属:盾破千军——VS——右方:天魂佣兵团所属:秋水伊人,天魂第一届魔武大会十六强赛第一场,现在开始!”

提示音落下,在以前的比赛中都会在开始的第一时间发动攻击的两个人,却在这时不约而同的全部选择了静止,竟然没有一个人当先出手。慕容秋水半举喋血空牙,似是在等左破军行动,左破军半举手中重盾,又好像是在等待慕容秋水行动。

“天邪,你觉得左大哥和秋水,他们谁会胜。”苏菲菲在叶天邪的耳边说道。

叶天邪看了台上的两个人一会,用只有苏菲菲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他们两个……唉!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们两个遇上。如果论实力,破军完胜……”

“啊,这样的话……”

“但比赛的结果,却一定会是秋水胜。”叶天邪平静的说道。

“啊?”苏菲菲眨了眨眼睛,一脸的不解。

台上,两个人终于打破了沉默。

“亲爱的三哥,这似乎是我们在游戏世界的第一次交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虽然小时候经常打架,长大之后,似乎从来没有交手过了。其实,我对这次比赛能取得什么成绩一点都不感兴趣,如果没有之前的那场比赛,我会直接放弃这一场……我手中的枪,永远不会想溅起你的血,只是……”慕容秋水幽幽说着,手中的枪抬起又放下。

左破军咧着嘴笑了起来:“啧啧,没想到你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是比赛,不是你我之间的搏杀!说起来,就和我们小时候打架一模一样……不需要多说了。我知道你想战胜王,那在战胜王之前,就先把我打倒吧!我不希望你留手,你也不需要关闭喋血空牙的溅血和无视痛感的属性。我左破军怕很多东西,但从来不会怕血和痛!来吧!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实力打败我,那就没资格去面对王,那样的话,王,就由我去替你击倒。”

慕容秋水的目光低沉了下来:“好……亲爱的三哥,你就等着变成一个死胖子吧……我不会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