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神秘的皇罗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不是人?呵,难道是怪物?”叶天邪不屑的笑了一声。

“不……他是……魔!”血轮用一种很低很沉的声音,缓慢无比的说道。

“魔?”叶天邪皱了一下眉,忽而笑了起来:“呵呵,你不觉得你说的话可笑的过了头?你真以为这是在讲述神话故事?”

血轮叹息了一声,说道:“如果我真的要欺骗你,我会用这种连白痴听了都不会相信的话吗?自从我进入了血梦天堂,我才知道,原来很多我们以为不存在的东西,其实真实的存在着。当我对王的身份嗅到了丝丝蛛丝马迹的时候,我甚至开始怀疑,我华夏远古流传下来的神话,当真只是人们幻想出来的神话吗……”

“说重点吧,你想告诉我什么。”叶天邪别过头去,不让他看到自己神色上动容。“原来很多我们以为不存在的东西,其实真实的存在着……”血轮说出的这句话,从很久之前就在他的脑中盘踞着,因为,自从他进入了命运世界,他遇到的太多东西都在印证着这句话。而现在,他越发的感觉到,那原本不该存在的东西,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我知道了你和羽衣之间的事……”

“我知道,否则,你也不会主动要见我。”

血轮愣了一下,摇头笑道:“不愧是邪天,你不但有人让人不可抗拒的力量,就连心思都缜密的可怕。或许,我这次来约见你的最终目的,你也能猜到个大概了。你和羽衣之间的事,我从很早就知道,那时,她在血梦天堂和大多数人一样,是半自由之身,除非有任务,否则可以任意做自己想做的事。羽衣那时候大多数的时间停留在虚拟游戏里,我后来才知道,她耗费那么多时间在上面的根本原因是你。你们之前发生过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在半年之前,羽衣刚成为妖罗的时候,她还是完整之身,因为如果不是完整之身,也就不可能接受皇罗的力量成为妖罗……但,那日她去刺杀你归来,神情一直处在一个恍惚的状态……时间久了,我慢慢的看出了一些什么。而刚才你的回答,也让我终于完全确信了心中的答案。”

叶天邪:“……”

半年前成为妖罗?

半年前,那是命运世界刚开启的时间。那时,在《弑神》世界的最后一天,他们的最后一场约战因她的迟到无果而终。此后,在命运世界,原本会用各种方法找到他的血妖月却一直都没有出现在他面前……那日之后,更是一直在刻意的躲着她……

她的异样,也是出现在那半年之前。她成为妖罗的时候。

“你恨那个皇罗?”叶天邪忽然问道。

“恨之入骨。”血轮咬牙回答。“我知道,我做为不灭轮回的核心成员,说这样的话没有半分的可信力,但我今天……”

“我相信你,现在请告诉我,妖罗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身份,为什么当年司徒兄弟会因司徒落雨会选为妖罗而逃走。”叶天邪皱眉问道。这是他现在,最想知道的答案。

“谢谢你的信任,你不会因你此刻的信任而后悔……放心,我今天来,绝不是向你提出什么要求,只是向你陈述一下我知道的事实……这一切,只为了羽衣。”血轮沉默了一会,音带凄凉的说道:“因为,你让我看到了最后的一丝希望,虽然……虽然很渺茫,但为了羽衣,我不得不……”

叶天邪:“……”

“皇罗的存在,已经超过三百年。而这整整三百年,皇罗一直都只是一个人……没错,真的只是一个人!这是血梦天堂内部,谁都知道的一个秘密。一个活了三百年的人意味什么?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皇罗的真实相貌,至今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来自哪里,更没有人知道。就连血梦天堂最初是怎么建立而成都没有人知道,一切都神秘的让我们这些属于血梦天堂内部的人都深感恐惧。而这种恐惧感也一直让我们从来不敢有叛逃之念,并尽心的去将血梦天堂的力量发展的更强盛,或寻找着资质超凡的弃婴、流浪儿带回,在地狱般的训练中让他们成长成未来的中坚力量……而这些,皇罗都不会参与。因为,他已经整整百年……不,准确的说,是整整九十九年没有见过日月。”

“百年……不见日月?”叶天邪的脸上露出了疑问。

“没错,这近百年的时间。皇罗一直都处在一个黑暗的秘密之所,在那里不会有任何光线的透入。而那里,也是我血梦天堂的最隐秘之地,血梦天堂明面上的所在不断更换,但那个地方,从来没有变动过,也不能变动,因为皇罗,必须在整整的百年之内不见日月光芒,此时,距离百年,已经刚好过去了九十九年的时间……还有差最后的一年。”血轮说道。他说的话,如同是在讲述一个无比之虚幻的神话故事。

“也就是说,这整整九十九年的时候,他都在一个地方没有出来过?什么缘由?”

“这其中真正的缘由,应该也只有皇罗自己知道吧。我们只知道,如果他不小心碰触了日月之光,那么,他这么多年的时间都将白费,一切前功尽弃。而只要过去了这百年,此后,他就可以任意的出现在光明之中,所拥有的力量,会强大很多很多,比他现有的力量要强大数倍……而他现在所有的力量……”血轮的声音卡了一下,抬起眼眸,缓慢无比的说道:“那绝对不是人的力量,那力量之强大,只有亲身体验,才能明了那是怎样的一种恐怖……我们血梦天堂的每一个人……不,即使是全部加起来,在他面前,也别想有一丝的挣扎……而我血梦天堂的力量集合起来,就连华夏目前最强的守护力量圣域,都足以造成重创。他有多强……你能想象吗……”

从血轮的声音中,叶天邪足以听出那发自内心的恐惧和战栗。那不但是声音的颤抖,更是一种灵魂的颤抖。

足以抵抗整个圣域的力量,都他面前都没有一丝挣扎的可能……

这真的不该是人所能拥有的力量。

“皇罗既然终年不能踏出那个地方,那你们为什么不全部逃走?在血梦天堂里,恨皇罗的应该不少吧。”叶天邪说道。

血轮摇头:“不……恐惧皇罗的多,但恨皇罗的,极少。如果我不是因为羽衣,我也不会有太多的怨恨。毕竟,当初是血梦天堂收留的我们,皇罗从不出现,也没有恨的理由。而且,即使全不灭轮回的上下都对皇罗恨之入骨,也没有多少人会真的选择逃走……刹那和无情的逃走,皆是因落雨。因为,等皇罗从黑暗中走出的那一天,所有逃离的人,都将受到地狱般的折磨……这是皇罗当初说过的话,谁也不会怀疑这句话,包括我。”

“……”叶天邪无言,血轮今天给他说起的话,让他开始真正的嗅到了异样的味道。如果这个皇罗真的如血轮说的那么恐怖,那么,他的真实身份究竟会是什么?一年后他出来的时候……将会做出的又是什么?

性质,会不会等同于迷失大陆的魔族来袭?

等等……

魔?

叶天邪的心弦颤了一下……贪恋黑暗,惧怕光明,这似乎正是游戏世界和神话传说中那魔,尤其是死亡系魔物的属性。

“十几年前,在我初入血梦天堂的时候,皇罗已在黑暗中渡过了八十多年的时间,那时我便知道了一件很可怕的事。如果这个百年的仪式在最后的这些年因任意原因而失败,他便要大杀天下……最先的,就是要杀光血梦天堂的所有。所以,这些年,皇罗所在的地方都有着很多人在轮流守护着,决不允许任何日月之芒的透入。就连烛光、火光都尽可能的避免。谁也不知道半年之后皇罗出来时会是怎样的一种状态,更不知道如果光线真的进入,失败后的皇罗又会变成什么……也没有人敢去尝试……但,即使一直都处在一种恐惧的氛围中,自始至终,也没有几个人真的敢逃出血梦天堂,而这些年试图逃走的,绝大多数被杀,只有刹那和无情成功,并且被追杀了两年都安然无恙。”

“和我说重点吧。我想知道妖罗的身份。”叶天邪心事重重的说道。

“妖罗必须是女性。被选定为妖罗之后,会被皇罗以特殊的方式注入一股属于皇罗的力量,而后,再用一年的时间,去将这些力量与自己的身体缓缓同化,而这个过程,会让妖罗变得极其强大……几个月前,羽衣去刺杀你的时候,她的实力相信已足够让你吃惊……而到了现在,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她现在力量比那时要强出至少三倍……这就是皇罗的力量的可怕。”

比那时,强出三倍?

叶天邪的脑中回放起那个雷雨之夜,梦羽衣那无比惊人的力量和速度……心微微有些下沉。

得到皇罗的一部分力量便强大至此,可想而知,皇罗所拥有的是何等骇人的力量。

“但,意外却发生了……所以,现在的羽衣,力量已经退步至了当初接受皇罗力量前的状态……皇罗所赋予她的力量,已经消散殆尽。”

“因为,她不再是完整之身?”叶天邪凝眉说道。

“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