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欲说还休(全书终)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数日后,皇上返京。无数人在森林之中搜寻,一无所获,皇上在叶木平的劝说下,熄了心思。又得知方十娘的师父是远在昆仑山的一名仙子后,又动了前往昆仑山的念头,还好又被金甲和叶木平劝住。

皇上一行人启程之时,天光放晴,沙丘全被厚厚的积雪覆盖,昔日的血迹早已不见,只有一片洁白和清新的世界。

浩浩荡荡的队伍走出很久,才从森林中走出两人,一人飘然若仙,一身白衣在白雪的映衬下,更显洁白无暇。她身边一人,虽穿着一般,却也有掩饰不住的华贵之气。

若是夏祥在此,定会扑上前去跪倒在地,对穿着一般的女子哭诉:“母亲,你为何不见祥儿?”

没错,她正是消失许久的宋定娘。

宋定娘远望消失在天际的队伍,神情落寞,低头看了看积雪之上杂乱无章的脚印,小声地问道:“仙子,为何不和皇上见上一面?为何不让我见见祥儿?”

“见有何用?”仙子神情冷漠,她脸上的纱巾被风吹动,却只露出一双明媚的眼睛,不留出一丝脸庞,她的声音就如树上的积雪一样冰冷,“我和他缘分已尽,你和夏祥也缘分已尽,宋定娘,不要再有痴心妄想,若你还想让他苟活于世间,你就永远不要再和他相见。”

“仙子,既然我已经和祥儿分开了,为何还要派方十娘杀他?你为何如此狠心?”宋定娘微有怨言。

仙子的眼神依然冷漠:“你不要怪我狠心,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夏祥既是皇上遇难成祥的吉祥之人,也是大夏百姓的不祥之人。民为贵君为轻,为大夏百姓计,杀了夏祥虽是皇上之不幸,却是大夏百姓之幸。”

“祥儿一心为百姓着想,怎会是大夏百姓的不祥之人了?”

“夏祥日后会有不臣之心,早晚起兵叛乱。到时兵戈一起,生灵涂炭。”

“他怎会有不臣之心?”宋定娘忽然想起了什么,“他怎会起兵叛乱,他明明是……”

不等她说完,仙子摆了摆手:“不必说了,我暂时可以不再杀他,不过日后是不是会留他性命,看他的所作所为了。”

一只惊鸟飞过,树上落雪纷纷,落在了仙子和宋定娘的身上,二人却一动不动,远眺消失在了天边的队伍。

数日后,车队到了真定城,由于路途劳顿,又雪大路滑,皇上决定在真定城小住几日。

崔象被免,真定知府空缺,因夏祥护驾有功,皇上不但重赏,还升任夏祥为真定知府。经夏祥推举,升任马展国为县丞、丁可用为县尉。二人欣喜若狂。

由于星王在真定布局最深,皇上亲自披阅卷宗,在查到柳长亭地下钱庄之事时,因柳长亭被斩谢华盖下落不明,竟是没有了人证。夏祥正愁眉不展时,一直在县衙中等候夏祥归来的沈良人告知夏祥,他在夏家庄抓住了李小四。

李小四的落网让夏祥喜出望外,皇上亲审了李小四。在皇上面前,李小四吓得几乎瘫软在地,一五一十地交待了星王在真定敛财之事,还说若不是因为夏祥及时调查了付科一案引出了吴义东购买军粮之事,再有好景常在对广进商行的牵制,星王在真定已经坐大,至少也会召集十几万兵马。十几万兵马一旦起事,必会尸横遍野。

皇上大为感慨,在得知李小四是被一个逃兵所抓之后,他又接见了沈良人。皇上很是赞许沈良人的正义之举,沈良人在夏家庄已经安心,不想再回老家,皇上重赏了沈良人,又赐了他一个出身。

临行前,皇上还召见了幔陀。幔陀挺身而出救他的情景,让他念念不忘。

“幔陀娘子有何要求,尽管开口。”不知为何,皇上总觉得幔陀长得和仙子有几分相似。

“皇上,小民不求赏赐,只求在福建有一处山水田园,可以栖身。”

“福建安溪有山,形如手掌,朕就赐名为幔陀山,赏赐与你。”

“谢皇上。”

幔陀后来离夏祥而去,来到幔陀山,在整个山头种下了茶叶,命名为幔陀茶。后来幔陀茶传入京中,皇上亲笔题名,一时名声大起,成为大夏十大名茶之一。传说幔陀终其一生隐居幔陀山,独守漫山茶树和山中岁月,是否真是如此,不得而知,反正后来幔陀不知所踪。

因幔陀在幔陀山多次救下失足山民,人称幔陀娘娘。

夏祥为皇上送行,送到城北。皇上气色大好,说道:“夏知府,等你和连娘子大婚之时,朕要当主婚人。”

夏祥笑道:“多谢皇上,臣惶恐。”

“朕这个主婚人不是随便当的,是有两件事要让你去办。”皇上的笑容之中,似乎有一丝阴谋的味道。

夏祥打了一个激灵:“皇上请讲。”

“朕膝下无子,听金甲先生说,你对医道颇有研究,朕命你研制一副可以生子的药方出来,就叫多子多福丸,不得有误。”

好吧……夏祥心里暗骂金甲多事,但皇上开口了,他只能应下。

“还有一事就是……”皇上的神情中又多了几分忧思,“朕和仙子曾生下一子,此子流落民间,不知人在何处,从即日起,你便替朕暗中查找此子下落,一旦找到,朕记你大功一件,封王拜相。”

此事事关重大,且人海茫茫,全无头绪,夏祥不知该从何做起,正要推辞时,皇上又说:“朕帮连娘子打下了偌大的好景常在,如今好景常在成了她的嫁妆,你是坐享其成,替朕做一些事情也是应当。好景常在有遍布大夏各地的商行,用来找人最是便利。”

夏祥无话可说了:“臣……遵命!”

“张厚虽有依附星王之过,不过却也是个人才,朕要任用他为市乐知县。”皇上脸色淡然,劲风如刀,他挺立雪中,气势过人,“你也不必非要和张厚过不去,还有,若是朕只能从几位王爷之中选一人继承皇位,夏祥,你说哪位王爷最有天子之德?”

夏祥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皇上是在考验他和哪位王爷亲近,还是想再以平定星王的手段再拿下下一位王爷?帝王心术,当真是深不可测。

送走了皇上,夏祥忽然发现夏来夏去不见了。忙问萧五,萧五说皇上让人带走了二人,想让二人担任随身侍卫。夏祥虽没有说什么,却总觉得哪里不对,皇上对他似乎也有防范之心。

果不其然,夏祥和连若涵回到县衙,却又发现肖葭也不见了,一问才知,肖葭也被皇上带去了京城,说是皇上赏识肖葭之才,让肖葭入宫当女官,和肖葭同时入宫当女官的还有时儿。

皇上又在下一盘什么大棋?

夏祥猜不透皇上的用意,也懒得多想,反正他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可以好好休息一些时日,真定大局已定,他只要按部就班处理公务即可。不管皇上到底有什么大计或是又在布局什么,至少他可以先不去想了。

不过夏祥总觉得,或许不用多久,又会有什么大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