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党委办公室有六位秘书,早上一上班是他们最忙的时候。要安排领导一天的工作,要了解领导的行踪动向,上传下达,该跑的跑到,该通知布置的通知布置下去。秘书小王沮丧了脸来找古三和,将一份文件递到古三和面前,然后一言不发站在一边。

古三和正在批转一天的文件,见又是文件,问是什么内容。小王说,这次人事调动,又没有我家的。

古三和看一眼,确实是县政府发的人事调动文件。细看内容,里面不仅没有小王的爱人,党委系统早就打算要调的人也一个没有。这就怪了。调一般职工虽然是人事局的权力,但最少也要请示一下党委,和党委这边商量商量。不请示不商量突然一个文件,感觉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小王多次提出申请,要求解决两地分居,将在乡下教书的妻子调到城里。古三和请示过高书记,高书记点了头,说到下半年一起研究解决。为此小王高兴得差点跳起来,晚上带了妻子提了一大包礼物来谢他。这才几天,怎么突然就发了文。他这个常委办公室主任不知道,高书记也未必清楚。古三和想想,拿起文件去找高一定。

高一定的办公室是个套间,外间已经坐了三四个人等待汇报工作。按规定见领导要先到办公室预约安排,但来汇报的都是些局长书记,自认为和领导熟悉,根本不遵守这样的规定。古三和大步来到高一定面前,将文件递上,说,刚收到县政府人事调动的一个文,不知您知道不知道这件事。

高一定看一眼,问,最近研究过人事工作吗?

古三和肯定地说,没有,党委这边肯定没有。

高一定说,我也不记得有这回事。为什么不研究就发文调人?

古三和摇摇头,说,要调的人都是他们政府部门的亲属。政府办调了两个秘书的爱人,我们这边一个都没有。

细看果然是这样。高一定猛拍一下桌子,厉声道,怎么能如此乱搞!不请示不研究,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样下去怎么了得。你给我拨人事局长的电话,问清这是怎么回事。

接通电话,古三和就将话筒递到高一定手里。高一定说,我刚看到你们发的一个文,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人事局长周立德刚解释了几句,高一定又猛拍了桌子高声说,胡说!我告诉过你人事调动是最敏感最重要的事,必须党委常委会研究,为什么还擅自胡来!

周立德解释说,是县政府常务会通过,要求下发文件,我只好照办。

这样的解释如同火上浇油,高一定真的来了气,脸都气红了,几乎到了失态的地步,质问也变成了责骂:你胡说八道!党领导一切,你把党委摆在了什么位置!重大问题要集体讨论,难道你连这样的常识都不懂吗!他们要你下文,那你是干什么吃的,你知道不知道滕柯文要调走,你知道不知道这是调走前的突击调人?你为什么也不给我打个招呼!难道只有要官要权你才知道来找我吗!我告诉你,文件你必须给我收回,如果今天收不回,我立即撤了你的职。

周立德沉默不语。高一定再次要求立即将文件收回时,周立德豁出去了,说,文件是县政府发的,要收也得县政府去收。

高一定猛地扔下电话,说,你看我能不能把文件收回来。然后说,你给我接滕柯文的电话。

拨通,古三和又急忙将电话递给高一定。高一定听半天,说没人。古三和压了重拨滕柯文的手机。接通后,高一定平缓了语气问最近调动人事的事知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滕柯文详细做了解释。高一定耐心听完,说,人事调动要党委常委会研究,这是制度,这次怎么不遵守。

滕柯文说不知道有这个规定,他只知道人事局属政府序列,科级干部要党委研究,一般职工政府就可以调动,这次调的只是一般职工,连干部都不是。

偷偷摸摸干这样的事还嘴硬,这次我一定要让你知道县长也是书记管的。高一定青了脸说,你应该知道,腐败往往是从用人开始,老百姓最痛恨的也是人事腐败,任人唯亲,任人唯关系,一人得势鸡犬升天,这样的腐败现象党不仅要管,还要从管理体制上加以防范,这就是人事要党委集体研究的原因。你们匆匆忙忙抛出这么一个东西,群众意见很大,党委不能不问一个为什么,你也不能不回答一个为什么。

竟然说是匆匆忙忙抛出,竟然无限上纲上线拉到人事腐败上去。滕柯文气不打一处来,但还是忍了,说,党政各有分工,县政府也是一个集体,县政府常务办公会也是集体讨论研究,为什么只有党委会才算是集体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