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市委突然公布了西府县的领导班子,任命滕柯文为县委书记,陈嫱为副书记、代县长。任命文件是由市委副书记在县委常委会上宣读的。送走市委副书记,县里立即召开全县科级以上干部大会,向全县干部宣读了这一新的任命。

这一任命让所有的人都没有料到。强子才不仅感到突然,心里也止不住有点恐慌。不管他怎么努力,滕柯文就是看不上他,虽然勉强把县长助理办公室放在了县长室旁,可滕柯文

从没让他参与过县长的有关事务,更没让他助理过什么。他清楚,就是这样的关系,也是靠高一定才维持的,高一定走了,滕柯文又完全掌握了大权,这个助理又怎么能够保住,更别说年底换届选举时当副县长了。和强子才相反,杨得玉虽也感到突然,但他心里却压不住地高兴。他虽和高一定的关系也可以,但没有和滕柯文那样贴心,更主要的是书记县长有矛盾,他这个局长也很难工作,请示了县长还得请示书记,如果两人意见不统一,工作就非常非常难做,得罪了哪一个,吃不了就得兜着。这下好了,陈嫱当县长,一方面年轻,另一方面是个女的,书记县长不会闹大矛盾不说,年轻女县长对他们这些老局长也不好太苛刻。会议结束后杨得玉还没走回办公室,就接到强子才的电话。强子才说,兄弟,这回你可是如意了,我可是真正坐在了热锅上,你快点来一趟我的办公室,帮我出出主意,看这事情该怎么应对一下。

杨得玉想说怎么应对,你能怎么应对,又觉得人家确实需要商量商量,他也确实憋了一肚子的高兴,需要找个人论说论说,甚至喝他几杯,痛快痛快。

来到强子才的办公室,杨得玉强压了脸上的喜色,不待一脸愁苦的强子才开口,便说,我看你这是杞人忧天,你管他谁当领导,谁当领导也需要咱们给他卖命出力,咱们把咱们的工作干好,谁当领导又能怎么样。

强子才说,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把滕县长得罪透了,他当书记,掌握了人事定夺的大权,你说能有我的好吗。

杨得玉故意问,你怎么把滕县长得罪了,我怎么不知道。

强子才说,得罪也没得罪,就是人家死看不上我,处处看我不顺眼,今天和你商量,就是看这事我该怎么弥补一下。

杨得玉认真了分析说,我看说不定对你倒是个好事。滕县长不理你,是因为他认为你是高书记的人,现在高书记走了,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你再主动去滕县长那里融洽融洽,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已经低头承认有眼不识泰山站错了队跟错了人,他还要把你怎么样。

强子才仍叹了气说,我看也悬,即使继续让我兼这个助理,年底换届时,也未必会推荐我当副县长。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凭你这点才能,当县长助理已经够侥幸了,还要当副县长。杨得玉不由得心里又有点酸。如果免去强子才的助理,和滕柯文说一声,这个县长助理绝对是他的,年底换届,当个副县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杨得玉不知该说什么,只好说,这种事谁能说得清,听天由命吧,再说当官什么时候才是个够,贪心不足,永远只能是苦恼。

强子才半天不语,杨得玉也不做声。两人沉默一阵,强子才又叹气,然后说,说不定高书记马上要走,按说应该去看望一下高书记,也算给他点安慰,可是让滕县长看到了,也是麻烦。

杨得玉说,你又想错了,去看望告别一下,人之常情,滕县长又不是傻瓜,怎么能连这一点也不理解。在官场,争斗归争斗,但结果定了,矛盾也就结束了,以后还得一起共事,还得为新的利益重新定位选择,然后成为好朋友也说不定。再说滕县长已经胜利了,他还对高书记有什么不满,说不定他已经在高书记那里高姿态了。

强子才笑了说,还是你活得洒脱,也敢议论领导,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哪里像我们,整天小心翼翼,还是弄不顺当。

杨得玉说,心里没有鬼,不怕鬼叫门,咱就是个干事情的,让干咱就干,不让干咱就呆着,有什么了不起,又有什么可小心的。

强子才心里想,狗屁,你就是全县最大的鬼,玩弄起手段来比哪个都精明。强子才突然觉得杨得玉是有意这样说,有意让他再往滕柯文的枪口上撞。强子才说,要不今晚咱们两个到高书记家里坐坐?

杨得玉想一想,点头答应。然后说,晚饭后你先电话和高书记联系一下,人家答应,你就给我打电话,咱们一起去。

晚饭后强子才打来了电话,说他已经和高书记联系了,现在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