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县委组织部部长朱志打来电话。杨得玉和朱志联系不是太多,听出是朱志的声音,可能是对组织部长这个职位的敬畏,杨得玉情不自禁严肃了表情。朱志的语气却显得轻松愉快。朱志说,杨县长,这回我可要恭喜你巴结你了,你猜猜,是什么好事。

组织部来的好事,当然是升官了。但最近并没谁提到要升他,况且也再没地方可升。估计是推举副县长的名额下来了。杨得玉说,朱部长,你那里的事,都是天大的大事,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猜到,你就快点给我透点信息吧,如果是好事,我现在就去感谢你。

朱志哈哈笑一阵,说,你也不要感谢我,要感谢你就感谢党。副县长候选人方案下来了,你猜咱们县一共几个?猜不到吧,四个!四个候选人报上去,最少也得批两个,你就等着当副县长吧。

四个名额确实不少,一下提这么多,有那么多的空位子吗。朱志说,这你就不知道了,这次要进一步干部队伍年轻化,市里的不少副市长副书记都得进人大进政协,县一级要进人大政协的副县长副书记就更多。目前的县领导们一些人升到市里,一些人进人大政协,你想想,要空出多少位子。但这次有个条件,候选人要由全体同级干部推选,然后由县常委会研究上报。你老兄这回是没一点问题了,但老弟的事,你还得关心关心,推老弟一把。

杨得玉刚要说我哪有那个能力,突然明白了朱志打电话来的目的。目的就是拉关系为推选他拉票。杨得玉马上说,那是肯定的,你老兄帮我这么大忙,全力提携我,我怎么能忘恩负义,我不仅自己推选你,我最少还可以拉几个弟兄推选你。

两人又互相谦虚互相吹捧一阵,杨得玉问具体怎么推选。朱志说,具体方案没定,但上面规定了要同级干部无记名推举,我们初步确定以空白推荐表的形式让大家充分推举,推举后再由常委会决定。

县里不定候选人,以空白表自由推举,得票就不会集中,任何人都不会有大的优势。杨得玉担心了问会不会以票数多少来决定。朱志说,你老兄怎么也犯了糊涂,民主推举也不是第一回,推举的结果公布不公布,推举票能占多大分量,只是作为参考还是以推举为主,这些不到常委会结束,谁也说不清楚。

挂了电话,杨得玉心里一下没了底。如果党委推荐,有滕书记做主,他被推荐基本是十拿九稳。现在让大家推荐,而且是自由推荐,无记名推荐,肯定会群雄四起,各显神通。虽然朱部长也认为他最有可能成为副县长,但只是嘴上说说,如果真推举,他未必会推举他,因为推举他,他的票数就会超过他,傻瓜才会这样做。根据以往这种推举的经验,如果你自己想当,你就必须推举那些最没希望被推举的人,只有这样,比你强的人得到的票才不会超过你。朱志是聪明人,他不会不懂这个道理,今天打电话来,除了拉票,也有麻痹他稳住他不让他活动的意思。

朱志是组织部长,即使在公平的条件下,和朱志这样有实权管所有干部的人争选票,自己无疑处于劣势。杨得玉心乱如麻。好在有四个名额。仔细算算,强有力的对手也很多。有宣传部长,有党办主任。这两人都是党委常委,按惯例也应该是副县级了,怎么说都比他占有优势。朱志说四个候选人里至少要有一个乡镇领导,那么城关镇和三泉镇的党委书记无疑又比他更有把握。真是前有狼后有虎,要在这样的形势下被推举出来,不但越想越没有把握,而且越想越觉得没了希望。

杨得玉止不住一阵阵发慌。他想找找滕柯文,探探滕书记的口气。想想又不合适。消息还没公布,凭小道消息就去找,撑不住气不说,给滕书记的印象也不会好。

财政局长白向林也打来了电话,问他听到什么消息了没有。杨得玉故意问什么消息,白向林说,你老兄还装什么装,真是真人不露相,越是成竹在胸,越是能撑得住气。你是稳操胜券了,但你还得拉老兄一把,给老兄搭个手,推举推举老兄,如果上去了,老兄下辈子也不会忘了你。

又一个对手跳了出来。杨得玉猛然意识到忽略了一个最主要最直接的竞争对手。如果为了考虑平衡,乡镇书记占一个名额,党委那边两位部长一位主任如果上两个,那么另一个就要在政府这边争了。白向林管着财政,哪个领导不求财政不求人家,如果施点小恩小惠拉选票,无疑比朱志更加厉害。杨得玉简直是六神无主了。白向林连喂喂几声,杨得玉才回过神来,然后故意说,你是不是说候选人的事已经有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