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人代会期间,滕柯文觉得应该尽量和代表们多见见面,互相熟悉一下,同时也了解点情况,商量一下县里今后怎么发展。这样他白天和代表们开会,晚上到代表们住的房间聊天。忙是忙,但也收获不小,听取了代表们的许多意见。晚上十点多,洪灯儿突然打他的手机,要他到她那里来一下。听洪灯儿的声音,感觉有点异常,问怎么了,传来了灯儿的哭声,然后强止了哭说,我知道这几天你忙,如果没有空,就不要来了。说完关了手机。

一路上滕柯文都在想出了什么事,估计是她丈夫又去闹了。滕柯文后悔得心疼,怎么鬼迷心窍急急忙忙把这个林中信调到了县城来。请神容易送鬼难,调来了,还真没办法再弄回去。

来到洪灯儿的楼下,滕柯文不由得又想到底是什么事。左右张望一阵,也没什么异常,估计林中信也不会藏在什么地方。滕柯文边回头边快步往楼上走。

洪灯儿确实是被林中信打了,而且打得不轻,到处是伤。看着鼻青脸肿的灯儿,滕柯文不由得怒火中烧,说,他打你,你应该马上给我打电话,虽然他还是你的丈夫,我也有理由来收拾他。

洪灯儿又哭。滕柯文将她抱在怀里,又亲切温柔了问,灯儿,他打你,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她欲言又止。还是说,我不回去,他就更怀疑我和你有关系,他打我,就是想让我找你,想让你出面,然后他和你闹。

竟要和我闹!滕柯文想说几句硬梆的话,但想想,又觉得还真是不能和他闹。闹起来,那就是特大新闻,那就是道德败坏,就是依仗权势欺男霸女,所有的舆论都会指向他这个书记,他将在西府县无地自容。但一再退让,灯儿吃苦不说,林中信的胆子会越来越大,越来越不把他这个县委书记放在眼里。这个林中信,简直就是个傻瓜犟种,好像一点世面没见一点事理不懂。男女间的事世上层出不穷,一般来说,如果女人傍个有权有势的,丈夫都会睁只眼闭只眼,坐享女人带来的权势地位金钱。难道是没有给他更多的好处?也有这种可能。这一阵和灯儿来往,也让他时时感到内疚。灯儿如果傍个大款,那肯定已经是珠光宝气锦衣玉食,可他只给她买过一件衣服,只给她丈夫调了调工作,再什么都没给予她。滕柯文亲亲她,见她咧嘴,才发现嘴角都被打破了。肯定是出了血。再仔细看,额头耳下都有青伤。愤怒再次向他袭来:堂堂一县之首,竟然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滕柯文掏出手机,准备给杨得玉打电话,要杨得玉找找派出所,要派出所以处理家庭暴力的形式,好好整治一下林中信。洪灯儿抓住他拨号的手,问想给谁打电话。滕柯文说,我要让杨得玉出面找派出所的人来处理他。

洪灯儿脸上掠过一丝笑意,然后接过他手里的手机,轻轻合上,说,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就高兴了。咱们犯不着再和他闹,他打不服我,他也死心了,他也知道我不可能再做他的老婆了,他也再不可能来找我了。

见滕柯文不解,洪灯儿说,他临走,说不要我了,同意和我离婚。

滕柯文心里并没有欢喜,他也不知这对于他来说,是喜还是悲。他将她抱起放到床上,然后将她的衣服脱光,细细地查看她的全身,每看到一处伤,他都轻轻地抚摸一下。最后数数,竟然有二十三处,有两处还出了血。用被子给她盖严,他鼻子发酸了说,都是我给你惹的麻烦,惹出了麻烦,我却没办法保护你。

洪灯儿将他的手拉到怀里,一脸幸福,说,有你在,我已经很幸福了。其实今天是我胜利了,林中信想以暴力征服我,结果我没服一点软,他却软了,服了。

多么痴情而坚强的女子,简直有点大义凛然!滕柯文再次将她抱在怀里,亲吻一阵,说,我让你哥来,就是为了保护你,你为什么不让他住在你这里。

洪灯儿说,他住到这里,你来了就不方便了。

滕柯文不知还有什么能比灯儿对他的爱更倾心,更彻底,更无私。感动一阵,滕柯文说,你现在伤成了这个样子,你是医生,你说该吃什么药,我这就去买。

洪灯儿泪流满面,任眼泪流淌。半天,说,我这是幸福的眼泪,我这点儿伤不算什么,用不了一天就好了,哪里还用吃药。停一停,她又说,给你打电话时,我还怕你脱不开身。见到你,我就一点都不疼了,真的,一点都感觉不到疼。

滕柯文止不住热泪盈眶,他冲动了想说和她结婚,但又觉得还很渺茫。努力平静一下,他将她放到枕头上,然后脱自己的衣服。他决定好好陪她睡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