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次教训够她后悔三个月,她铁定会牢记在心。

看她羞赧的娇俏神情,巫青墨差点伸手轻揉她如瀑青丝。

「天雨露重,赶紧回庄子换下这身衣服,虽然看不见湿气,但寒气已沾身,喝碗姜汤祛祛寒,别赌气,否则,到时痛苦难受的是自己。」

她笑睨他一眼,「你比我更狼狈,背上全湿了,发间还插了两根枯草,你要是生病了看谁来看顾你,到时一碗一碗的苦药吞下肚,可是要叫苦连天了。」

她很努力不表现出幸灾乐祸的表情,但话里的揶揄明显得教人莞尔一笑。

「看谁种下的因就由谁来了却这个果,也许我该准备两碗治风寒的汤药,你一碗,我一碗,有苦同享。」他打趣地眯起眸笑说。

一听到吃药,安玺玉的眉头就皱起来,一脸嫌恶。

「别陷害我,我才不会没事灌一肚子苦药……啊!这里怎么有洞?」

因男女分际,巫青墨和她维持距离与之同行,一来是护送她回庄,避免在路上突生危难;二来也是两人笑谈中颇有兴味,不知不觉中话变多了。

可意外来得教人无从防范,回程的小径竟无端地塌了个小洞,刚好是女子小脚的宽度,安玺玉顾着说话,结果一脚踩空,身子倒向湿滑的泥地。

见状,巫青墨虽然及时伸出援手,但是这躯壳的原主是个千金之躯,比豆腐还娇贵,这一拐扭伤脚,痛得她眼眶都红了。

「玉夫人,你没事吧?」脸色微变的男子顾不得男女有别,手臂一托,将人搀扶在怀里。

「……我的脚好痛。」

「别动,我瞧瞧。」他扶她坐到一旁的石块上,倏地脱下她脏污的鞋袜,入目的莹白雪足让他眼神微怔了下,随即深蜜色大掌轻柔地覆其上,轻施巧劲。

「你……你别按那……那里,很痛……嘶!痛……」她直觉地想抽回腿,不让他弄痛她。

巫青墨两指轻按着伤处,虽然力道不大,却也令她无法抽腿。

「只是扭伤,不碍事。」

「你确定只是扭伤而不是断了,我觉得非常非常的痛。」

其实在他长指揉按下已无初时锥心的痛楚,她故意夸大其词,反向自我催眠,以为叫得越凄惨腿上的伤就越不痛。

黑眸含笑睨着她。

「对我医术没把握?怕我误诊,延误医治的时机?」

安玺玉微哂。

「术业有专攻,或许你擅长的是医头风,或是内诊,这点小伤小痛你还不放在眼里。」

「说得有几分道理。」他扶着她站直,双手并未放开。

「走几步看看,慢慢施力。」

「走?」她不太敢用力,先试着用未受伤的脚踩地,再轻轻地挪动扭伤的小脚。

咦,不痛了?

「如果你想送块‘仁心仁术’的匾额给我,我会虚心收下。」他笑着打趣,眸亮如夜空中的星子。

她笑得赧然。

「小女子见识少,目光浅薄,巫大夫是妙手回春的神医,别和我一般计较。」

他笑而不应,蹲下为她着袜穿鞋,而后才起身。

「我虚长你几岁,以后就唤我巫大哥或青墨哥哥吧!」

巫大哥?青墨哥哥?怎么有种怪怪的感觉……他们有这般亲近吗?但……「巫大哥。」

能屈能伸大女人,她从善如流的改口,反正多认一个大哥不吃亏,有时候还能占点便宜,来到这个鬼地方,多个靠山也是好的,若是有不长眼的混蛋上门找麻烦,也有个人替她出面,不必凡事亲力亲为。

安玺玉是钱精,精打细算,在心里盘算着能得多少好处,浑然不觉一只男人的大手始终置于她浓纤合度的细腰上,似有若无的圈着。

「你的脚还不能太用力,靠着我走慢些,不用急,我会一直陪着你。」他看着她,眼底似有看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幽深而意长。

一直陪着她?她心口打了个突,有种痒痒的怪异感。

「耽误你的时间真是过意不去,待会到庄子里喝碗粥,让我聊表谢意。」

「好。」他应得极顺。

「好?」她一怔,对他的爽快错愕不已,她没料到他竟会点头。

「怎么,不欢迎?」他笑睨着她。

「欢迎欢迎,是玉儿的荣幸……」呃,等等,她几时自称玉儿了,这么肉麻兮兮的称谓怎会出自她的口?

冷不防打了个哆嗦,安玺玉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觉得见鬼了,全身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其实她刚刚是礼貌性的随口一提,不是真的邀请,古人重礼守礼,严守男女分际,她想他再厚脸皮也不愿败坏自身清誉,和个下堂妇有所纠缠吧。

哪晓得他竟答应,反倒吓得她脑子一空,差点忘了自己说过什么话,只得硬着头皮干笑,把「好客天性」表露无遗,生怕让人瞧出她的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