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换言之,女人在他眼中的地位微乎其微,只比蝼蚁高一些些,她们是愚笨的、驽钝的,脑中无一物的废人,只要把她们喂饱了就天下无事,能任由他胡来喊去的摆布。

就算是主子又如何,她敢对他大呼小叫吗?没有他撑着庄子,她能过上好日子不成。

死到临头犹不自知的苏采和还端着大老爷派头,不等主人的允许便自行入座,翘起二郎腿,下巴抬得极高,一副他才是主子似的命人上茶。

不过他的得意仅有片刻,很快地便发现这庄子和以往不同。没有安玺玉点头,厅上服侍的下人没一个敢动,全低眉垂目,不若他以前一声高呼,庄子里的人便急切上前,听他差遣。

「要见你一面可真难呀!苏管事在这位置待久了都成气候了,连我这主子想使唤你都得等到发鬓发白,你真是个好奴才呐!」不轻不重地落下话,安玺玉笑若春风地吃着剥好皮的葡萄。

有钱人的堕落,她开始享受起富婆的生活,奴仆成群,不用可惜,她可是付了薪纳。

一句「奴才」,苏采和心头咯噔一跳,跷起的腿儿轻轻放下。

「小的告过假,回乡探视上了年纪的老祖母,略尽孝道。」

「百善孝为先,责无旁贷,我也不好说什么,可是你是向谁告的假,身为主子的我竟一无所知,而且听说你高龄七十的祖母已入土三年,请问你尽哪门子的孝道?自掘坟土到地底孝顺她吗?」想糊弄她?下辈子吧!

她安玺玉可不是软柿子,来到庄子有些时日,她日日早出晚归,在桃红或是胭脂的陪同下逛过庄子附近的几个村子,并发挥女人的特长——东家长、西家短——套话。

不只是妇道人家长舌,一些庄稼汉也话多得很,她不过是送上几盒糕饼、几篮水果,他们便把她当成自家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该说、不该说的全说了,顺便吐吐为农夫不易的苦水。

施以小惠便换来别人的掏心掏肺,这是她在职场上的心得。

不过,乡下人较纯朴,没什么心机,也不会拐弯抹角,所以和他们闲聊时她还满愉快的,真心地与之攀谈。

甚至她还由这些人口中得知巫青墨真是医术了得的大夫,至今还没他医治不了的疾病,穷人就医收费极其低廉,有时连药费也不收,白白送人,只收富人高额的诊金,在乡里间风评极佳。

「我这……呃,夫人不在庄内,所以小的自行写了假单,待日后送到夫人手中。」苏采和有些坐不住了,感觉屁股底下有针在戳着。

「假单呢?」素白柔荑往上一翻,态度坚决,当下就想泄他的底。

「啊!假单……这个……没带来……」他额头的冷汗冒了出来,说起话来坑坑巴巴的。

理不直气不壮,他私底下做了什么亏心事自己最清楚,没胆跟主子硬杠上。

安玺玉仍笑得和气,软声道:「那就给你三日补上,从你成为这庄子管事的那一天起,这六年来你一共请了几次假全给我写上事由,字数不得少于五百字,最好字体工整点,我会一张一张的过目。」

「什、什么?!」他当下脸色发白,差点由摆得四平八稳的雕花大椅上滑落。

「对了,你先前一个月月俸是多少?」呵呵……说来商量商量,看他值不值得。

苏采和吓得汗如雨下,整个背都湿了。

「回……回夫人的话,月俸五两。」

「月俸五两,一年六十两,六年是六六三十六,我把逢年过节的赏银也算在内,补足四百两好了,剩下的银两你该缴给我了吧!」人心不足蛇吞象。可遇上她,他之前私吞的银两都得吐出来。

「什……什么银两?」他额头的汗流得更急了,帕子擦了又擦也擦不完,暗惊弱不胜衣的女主人竟也懂得算数,还算得分文不差。

她的笑渐含冷意。

「三百亩水田年收一获,白米一斗二两银,三百亩稻子收了几升几斗你别告诉我你不晓得,扣除该给农民的三成,余下的呢?你有饕餮的嘴一口吞了吗?」

「夫、夫人,小……小的不敢藏私,实在是连年歉收,稻子品质不佳亏了本,卖了也卖不到好价钱,所以……所以……」他越说越心虚,之前的趾高气扬全没了。

「原来还有这回事呀!我还真是误会了你,王老板,我家管事卖给你的白米大概是次品吧!你若吃了亏,可向我索求赔偿。」亏了本还能年年自肥,养了一屋子下人,睁眼说瞎话的本事非常人能及。

「王老板?!」不会是那个米铺王东家吧!

苏采和一见自内室走出的半百男子,两脚一软,连坐都不坐地瘫软在地,以颤抖的两手勉强撑住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