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不探人隐私,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难言之隐,可是他不问不代表别人不说,在他诊治过的病人中有不少爱说小话的妇人,她们总是关不住爱道人长短的嘴,一再以「听来的」在他面前畅所欲言。

其中有关商府的私密事也因此流出,大少爷休妻、商母不喜媳妇,偏爱兄长所出的女儿、一住经年的表小姐对表哥的思慕之情,姑姑与侄女商量着怎么入商府门,一不为妾,二要八人抬轿抬进门。

试问:不为妾,又要由正门入,除了休妻一途,唯有平妻方可遂其心愿。

先是拧眉,后而惊怒的商别离表情一变,青白交加的俊容透出一丝冷厉。

「这事我会去查一查,但是她不是你能碰的,给我离她远一点!」

查?!

他要查什么?难道真要把当日的道士找出来,严刑逼问?

唇色渐白的喻可柔用力握住发颤的手指,一再对自己说:不会有事的,他查不出事情背后由谁掌控,一切有姑母承担。她只是太喜欢表哥,想与他长相厮守,她做的事没有错,错的是安玉儿那贱人容不下她。

像是刻意的,巫青墨长指抚向安玺玉的如月弯眉,似怜似宠地来回摩挲。

「玉儿,我会对你很好,绝不会再找另一个女人让你伤透了心,你允了我一世一双人吧!」

「你……」安玺玉很想点头,可是一想到她才由一个笼子跳出,事隔不到三个月又跳进另一个笼子,似乎太快了。

而且她也顾忌一旁很想撕了她的狂狮,把人逼急了,说不定她这不好相处的前夫真会半夜派人把她灭了,得不到就毁了的情杀案件多不可数,她不想成为其中一桩。

以和为贵,不搅合进两个男人之间的战争,她现在是小有资产的小富婆,养活自己不成问题,不一定要急着这时候嫁人,她多看看、多想想,也许有更出色的男人出现,一般的穿越小说不都是这么写的——

众星拱月,一女配多男,在痛苦中做抉择割舍。

「不用回答他,他这辈子不会是你的良缘,你等着,我会再来找你。」

不给旁人一丝趁隙介入的机会,狠狠地撂下话,商别离在众人的奚落笑声中冷脸离去,看也不看一眼他青梅竹马的小表妹,由着她迈开走不快的小脚在后头追赶。

「玉儿,我会等你的,但是不要让我等太久。」巫青墨深情的道。他有个强敌了,可他绝不愿放手。

收拿鬼脸面具,一手玩着刚套入腕中的翠玉镯子。安玺玉苦笑着,她的穿越生活未免太精彩了,霸道夫和妖孽男,还真是天大的考验呀。

她这厢暗愁情债难偿,殊不知,药铺内的掌柜和伙计互使眼神,一脸忧心地看着与人争妻的大当家,而且争得还是嫁过人的下堂妇,这如何是好?

巫青墨的确是父亡母殁,他是遗腹子,亲爹在他还在母亲肚里时便遭山贼一刀刺死,母亲是生他时难产而亡,父母双亡,无兄弟姊妹,一根独苗。

可是,他却有几个对他关注有加的叔叔婶婶,把他视如己出地疼爱,以及心怜长子早逝,偏爱长孙的老太君,她的教养方式是既严厉由宠溺,把这个孙子当成糖丸,捧在手中怕化了。

她想娶商府下堂妇……难。

「你……你在干什么,摆了这张凶神恶煞的脸想吓谁?菩萨面前不得无礼,还不收敛你的脾气,诚心地在佛前上柱香,求神明保佑你一生安泰、无病无灾、百年富贵、娶个好妻子传宗接代……」

由东华城一路快马回到西映城,一入城门,面色冷沉的商别离马不停蹄的穿越街道,直到门口摆上两尊镇宅石麒麟的商府。勒缰停马翻身一跃,落地。

似有恶鬼在后头追着,他没理会身边走过的下人屈身问安,紧抿的薄唇拉成一直线,直往内走,浑身散发冷得教人不敢逼近的寒气,彷佛他经过的地方,四周事物皆冻结成冰。

但他不是回房,而是直接穿过回廊,走向母亲清修的佛堂,吃早斋的她早晚念一回经文。

他怀着一股怒气而来,脚步重得未进门佛堂内就都能听得见。他一脚踹开半掩的乌木门板,过大的力道让门撞到墙又弹回来,发出惊人的声响,惊扰了正要念佛的商夫人。

「什么叫好妻子,你要我娶的好妻子是像可柔表妹这种的吗?和你有姑侄关系,温温顺顺喊你一声姑母,把你哄得菩萨在哪里也不晓得?」她俩的确感情好得没话说,相处融洽,绝无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婆媳问题。

商夫人脸色一沉。

「你又在外头听了什么闲话、受了什么闲气,一回府就把祖宗规矩忘得一干二净,你还有把我这个娘亲放在眼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