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夫人,不是来我们庄子,我看他们往巫大夫宅子里钻,其中还有几个穿着绫罗绸缎的妙龄侍女,小心翼翼地伺候一位蒙着面纱、身着嫩黄色衣裳的女子。」那衣服好漂亮,她都看傻眼了。

「什么,巫大夫家有女人?!」她一个激灵坐正。都还没娶她进门,他就纳别的女人入门?

瞧她生气的模样,牛小妹冷不防退了一步。

「呃,是呀!一阵脂粉香气我老远就闻到了,所以我三步并两步赶来知会夫人,咱们再去瞧瞧热闹、」

「瞧什么热闹。去捉奸。」她咕地放下团扇,未着鞋袜的玉足愤然落地。

「捉……捉奸?」牛小妹瞠大眼,顿时目瞪口呆。

那个被送得远远的胭脂已经是感情里的一根刺,好不容易才磨平,往不算太坏的方面发展,这会儿又来个全身香喷喷的娇人儿,怎让人能平心静气而不火冒三丈?

什么事都可以心胸宽大,唯独情呀爱的一点也不能大方,心眼小得容不下一粒沙子的安玺玉最恨爱情骗子,她的男人若敢左拥右抱,坐享美人恩,她先把他打残了再丢到妓院里,找十几个最老最丑的妓女给他难忘的夜晚。

不过她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捉奸要师出有名,而她……好像不够格。

「夫人,容我提醒你一下,你还不是巫大夫的妻子,就算他房里藏了十个、八个女人你也无权过问。」桃花从主子身后走过,手捧着她家夫人随手乱丢的帐本。

安玺玉顿了顿,触地的脚又往回缩,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

「呵呵……说说罢了,别太认真,人家要醉在温柔乡里,我何必赶去收尸,过两三日送副上好的柳木棺材过去,敦亲睦邻,人死为大,就让他入土为安吧。」因为纵欲过度,哼!

「夫人……」你这根本是诅咒人嘛!因妒生恨,恨不得把人用磨利的牙咬死。

「怎么屋子里没酿醋,却闻到一股酸溜溜的味道?玉儿妹妹打翻了几缸醋,我来帮你收拾收拾。」清朗嗓音伴着笑声轻扬,山萸香气比人先到。

一颗绿枣扔了过去。

「油嘴滑舌,谁是你的玉儿妹妹,我家兄长够多了,不缺你一个,还不滚回去陪你一屋子女人。」

巫青墨手心一翻接下枣子,不知哪来的小刀眨眼切成片,送到爱发脾气的心上人嘴边。

「就缺个情哥哥,我来补上。」

「嗟!嘴巴沾蜜,家里来了客人不用招呼吗?我要是你,早宰鸡杀鸭大大地炫耀一番,好让来客宾至如归。」她不客气地咬下枣片,神态妩媚地瞅着他。

他笑着往榻上一坐,让斜倚美人榻的佳人轻靠他肩头。

「就是客人多没地方容身,特来借宿,毕竟远亲不如近邻,玉儿妹妹不会狠心地把我赶出去吧?」

「借宿?」她先是一怔,不确定自己听到什么,随即吃味的神情消失,眉飞色舞,可嘴上仍酸了几句,「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听我家小妹说来了不少美人,够你乐得尾巴往上翘,半天压不下来。」

「要避嫌呀!我怕友人捧醋狂饮,到时候连着好些日子吃闭门羹,你家的门板我看腻了,上头的木头纹路闭着眼都画得出来,不想再看了。」他可不想再被她冷颜相待,他这么大一个人站在她面前她却视若无睹。

安玺玉佯装惊讶地左瞧右瞄。

「谁呀!是谁傻得喝醋,叫她来,我来开导开导,男人如衣裳,脏了就洗,洗不干净就扔,别当传家宝藏着,再买件新的不就得了。」

「衣裳旧不如新,人新不如故,你还是把我藏着掖着,就算当不了传家宝也赏心悦目,在下自认还有一点点美色,望请笑纳。」巫青墨轻刮着粉嫩桃腮,盼能早日将佳人娶回家。

美色?她噗哧一笑。

「你也就这点让人垂涎,要不谁理你,白白净净,一副妖孽相,即使你什么也没做,单靠一张脸,就能把人迷得神魂颠倒,三魂七魄全被你勾走了。」

「也包括你吗?」他抚上她的柳眉问,恍若寻常地落下一吻。

从他进屋的那一刻起,桃红和牛小妹便识相的离开,她们不想再看到两人旁若无人的亲昵样,他俩不脸红,看的人都面红耳赤,根本待不下去。

尤其是桃红,安夫人在离去前曾在她耳边交代了一番,要她适时地推夫人一把,把巫大夫这般俊雅的好男人留在夫人身边,重觅好姻缘,前尘往事就随风而去吧。

有什么比让两人独处更能增进感情的呢?因此桃红悄悄地拉着牛小妹走开,不让人觉得她们碍眼。

眉一挑,媚眼横送。

「哼!不就是没志气嘛!偏贪你一点点美色,不然早一脚踹了你,回娘家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