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两人一个左一个右的走近闪躲不开的安玺玉,四只洗不干净的黑黝大手向她伸出,还发出恶心的下流笑声。

「……滚……滚开,不许碰我……我会杀……杀了你们……啊!好脏,把你的手拿开,我……嗯!不行……不能碰……」被碰到了,像蛇一样冰冷的手……死妖孽,你在哪里,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为什么不在?!

「哎呀!可真泼辣,差点踢到老子的命根子,阿二,你压住她的脚,我先上。」等老子奸了她,看她还敢不敢耍狠。

「为什么你先上?我也很急,快憋不住了,你让让……」他裤子一拉,露出丑陋的下身。

「不让,我是老大,该由我先尝鲜,你再忍一忍,很快就轮到你了。」何大把衣服也脱了,正要脱裤子。

「每次都是你先,也该换换我了,我们有一整夜的时间,谁都玩得到。」他推开何大,准备压上活色生香的美人。

两人你争我抢,互不相让,一旁看着的胭脂很不耐烦,朝他们大吼。

「一起上,还怕喂不饱你们两个?」都到了这节骨眼了还不赶快办事,磨磨蹭蹭的。

「我在上面。」阿二很急,退了一步。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下面是我的了……」

何大的「了」还没说完,一道黑影风似的掠过,他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整个人已经飞过半间屋子,砰地一声撞上墙,刚往下一滑,脑子昏沉沉的,一样的碰撞声再度扬起,一个人形重物重重地压在他身上,这下把他撞晕了。

「你们竟敢碰她!」

一见到那清俊的面容,暗叫声糟的胭脂不做多想,飞快地想往屋外奔逃,但是她才跑了两步却发现跑不动,腿竟被硬生生地折断了。

钻心的剧痛随即而来,眼前几乎全黑的她痛得死去活来,既惊且惧地看着两截带血的骨头突出皮肉,双腿不自然地扭曲。

她以为自己已经够惨了,眼角不经意一瞄,何大、阿二的手臂软软地垂落,好像无骨一般,且两人胯间一摊血,已然少了一物。

「妖……妖孽,帮我,我快受不了了……」安玺玉呼救。她的身体快要爆开了,全身血液逆流。

原本要再补上一脚的巫青墨握拳快步回身,一手执起血迹斑斑的细腕诊脉。

「你中了‘合欢散’。」

她想笑却笑不出来,吐出的气是烫手的。

「是……是春药吧!」

「玉儿放心,我开副药……」他两眼充血,眼底有抹不去的杀意。

「来不及了,我现在就要你……」雪臂一揽,攀上他颈肩,红艳的唇吻上他的嘴巴。

美人送香唇何等快意,是男人都把持不住,巫青墨却只想杀人,吻着娇嫩丹唇却无一丝笑意,眼眸盈满心疼,他大掌抚着凝脂雪背,轻轻将她推开。

「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他拉起锦被覆盖住白嫩娇胴上,大步下床。

彷佛来自地府的恶鬼,巫青墨一手一个拉起胆敢侵犯他女人的恶徒头发,一路拖行,丢进柴房。

胭脂虽然是女人也没得到较好的待遇,同样被拖着和两个男人同囚一室,原本断了的腿因摩擦地面而伤得更严重,鲜血混着泥沙让伤口处惨不忍睹。

柴房上锁,困在了罪该万死的三人。

「玉儿,是我,把眼睛睁开,别再弄伤自己了,我在你身边……玉儿,我的玉儿……」待回到房里,他眼眶湿润地钻进被内,狠狠地抱住差点受辱的小女人。

「……妖孽,给我,我好难受,我……呜,快死了……」好热好热,全身着火了。

他笑着哽咽,轻轻吻上她胸口红蕊。

「你不会死,我是大夫,我会医好你。」

大手伸向她两腿间,早已湿成一片,他褪尽衣物,将自己深深埋入她体内,窄窒的她紧紧绞住他。

「痛……」安玺玉神色恍惚的呼痛。

「很快就不痛了,你放松点……」他试着退出一些,再狠快地撞进最深处。

月儿高挂树梢,无声静看人间儿女。

「我说亲家,亲家母,这是好事,天大的喜事,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小俩口有意复合、破镜重圆,我们该为他们高兴才是,历经种种波折还能在一起,将来一定会和和美美,百子千孙……」

相较商夫人笑逐颜开、满口好话的拉拢感情,安家的人可是个个臭着脸,满是不悦,看着她一张嘴巴开开阖阖地说着令人听不懂的话。

「这声亲家慢着喊,我们担当不起,你说的喜事我们可毫不知情,我看你回去睡饱些,别尽说梦话,破镜重圆,小心扎了手。」哼!这一脸笑得不怀好意,肯定没安好心。

「亲家母就别说气话了,两家人的交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何必为小儿女的事闹得不愉快,先前是我儿的不是,做得有点过分,所以我特意带着他前来道歉,好把我家的媳妇接回府,夫妻嘛!哪有不生口角的,闹过就算了,还真能结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