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迎来送往 11、留言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回到驻京办,丁能通打开电脑,想看看有没有金冉冉的留言。不看则已,一看让他惊呆了。原来金冉冉像写他的情人刚那样,将自己与他在凯宾斯基发生的事也写在了心情留言上了。

“凯宾斯基十七层的落地窗是通哥选择这儿的原因。亮马河太漂亮了,特别是在夜晚霓虹灯的映照下,让人觉得有些眩晕,我不知道这是暧昧,还是浪漫?总之,我对他的好奇和新鲜夹杂着些许刺激。自从刚伤害我以后,我是不相信男人的,更不相信有什么柳下惠!起初对通哥的蔑视源自对刚的报复心理,在凯宾斯基那一晚让我为自己的灰暗而羞愧,自责来自心底,却不知向谁道歉?是通哥?还是自己?北京城里有多少人在平静中享受着偶然的新鲜,我却因为羞愧而痛苦,是错误?还是需要?我也不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被他折服了,因为我那渺小的带着善良光环的好奇心在讥笑我的无知,感谢上帝,让我在这个世界上遇到了一个正人君子,我的哥哥!”

丁能通对金冉冉的做法又好气又好笑,但是他最担心的是万一被别人发现这里的通哥就是丁能通,就遭了。这种事情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谁能相信自己是为了救一个轻生的女孩而强忍欲火扮演了一回当代柳下惠呢。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一个无法让人接受的事实。

丁能通哭笑不得地拨通了金冉冉的手机,晚上约她一起吃饭。金冉冉忙于毕业论文,很长时间没与丁能通见面了,听到他的声音异常兴奋,两个人说好吃鱼。

丁能通开车去燕山大学的路上一直在想,“金冉冉太不成熟了,还有点自作多情,但是面对这个在感情生命线上挣扎的女孩自己又不能不伸手帮她一把,如果自己现在冷落她,金冉冉一定会产生逆反心理,但是走的太近又怕她不注意影响,给自己惹来非议,甚至毁了自己的前程,钱学礼一直想利用女人搞自己的名堂,不能不防,怎么办?”

实际上丁能通不喜欢女孩,特别是像金冉冉这种不成熟的女孩,他喜欢女人,果子成熟了才好吃。

想着想着,丁能通的脑海中一下子闪过钱学礼的肉脸,丁能通做贼似地不自觉地往后视镜看了一眼,这一看让他大吃一惊,果然有一辆奥迪车远远地跟着自己,他越看越像办事处的车。

丁能通加快了车速,心想,“不管后面的车是不是办事处的,都要甩掉它。”

可是,正值下班高峰期,本来就拥堵的交通,更是水泄不通,北京的交通是最让人头疼的,丁能通越着急,路堵得就越厉害。好不容易冲上立交桥,却发现后面的奥迪车拐进了一条小路,丁能通这才松了一口气。心想,“看来是自己在吓唬自己,虚惊一场!”

丁能通将车停在燕山大学附近的德莫利鲜鱼馆门前等金冉冉,不一会儿,金冉冉身穿粉色吊带纱裙,袅袅婷婷地走了过来。

丁能通坐在车里仔细欣赏着走过来的金冉冉,心想,“冉冉虽然不是那种美得惊心动魄的女孩,但却有一种刻骨铭心的韵味。出落几年,定会成为风情万种的女人。”

正想着,金冉冉已经走到车前。丁能通赶紧下了车。

“冉冉,毕业论文还没写完?”

“没有,老师要求太严了,两遍都没过关。”

“都累瘦了,好好补补吧。”

“可不,天天吃学校的饭,我都馋死了,我要吃鲶鱼炖茄子。”

“好啊,今儿让你吃个够。”

两个人走进德莫利鲜鱼馆,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菜很快就上齐了,金冉冉却不吃,只是凝视着丁能通,眼神中充满了困惑和疑虑,安静得像一滴水。

丁能通被看得发毛,问:“怎么了?”

“哥,你今天不太对劲儿!”

金冉冉话一出口,丁能通就紧张起来,他本来想等吃完这顿饭,好好教训一顿金冉冉,向她说明官场上的利害,如果她不听就决定不再与金冉冉交往,或许这是自己与金冉冉吃的最后一顿晚餐,然后一刀两断,但是他望了一眼金冉冉单纯的目光又有些于心不忍……

“冉冉,”丁能通一脸严肃地说,“我是你大哥,不是你的刚,不需要你在网上展示,我可不想成为你日记中的角色,你这样做会害了我的!”

金冉冉望着一脸肃容的丁能通,白里透红的脸蛋细嫩得像是刚刚出水的荷花,眼眶中却闪出了委屈的泪珠。

“这件事对你很重要吗?”金冉冉怯生生地问。

“不是很重要,是很严重!”丁能通激动地拍了一下桌子说,“冉冉,看来你不需要什么大哥,咱们认识纯属误会。我没想到你这么不懂事,一点也不懂得保护自己,将来走上社会怎么能让人放心!依我看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这样对咱们俩都有好处。”

“只对你有好处!”金冉冉泪眼盈盈地嗔道。

丁能通默然不语,他心里很矛盾,其实,他并不想把事情做绝,因为刚认的这个妹妹不同凡响,甚至从金冉冉特立独行的性格中看出了自己当年上大学时的影子,再加上金冉冉的身世很苦,与自己的身世同病相怜,有这样一个妹妹丁能通是巴不得的,丁能通从小丧父,根本就没有什么兄弟姐妹。想到这儿,他夹了一口鱼放进了嘴里,香嫩可口,他觑了一眼楚楚可人的金冉冉,心一下子软了。

“好了,冉冉,你根本不知道社会有多复杂,人心有多险恶!”

“哥,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在网上乱写了,还不行吗?”金冉冉抹了抹泪花柔声道。

“好了,这事就算过去了,回去把网上的东西删掉,以后写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写我们之间的事,你哥我是官场上的人,你应该学会保护我。”

丁能通一脸肃然地说着,心里却很高兴,心想,冉冉虽然涉世不深,还是懂事的,有个妹妹真好。

“哥,人家都快毕业了,还没找到工作呢,要不让我去你的驻京办成吗?”

丁能通没想到金冉冉会提出这么个要求,他快速思索一会儿,迅速权衡了如果金冉冉到驻京办对自己的利弊,觉得这件事可以考虑,但必须摸清钱学礼的脉象,别让这家伙拿这件事做了文章,他猛然想起刚才来的路上那辆跟踪自己的奥迪车,激灵一噤,心想,“何不以欺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冉冉,这件事容我再想想,反正离毕业还有些日子呢,哥会考虑你的工作去向的。”

金冉冉满面柔情地夹起一块鱼喂到丁能通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