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沧浪之水 68、败露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丁能通一边开车,一边心想,“得想办法让衣雪明天就走,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老天爷成心让我好看,如果衣雪明天走不了怎么办?刘凤云明天肯定去医院。发现我不在非打电话给我不可,万一让衣雪知道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丁能通越想越心烦,一走神儿,险些追尾。

到了北京花园,白丽娜已经为衣雪安排好了房间,正陪着衣雪嫂子长,嫂子短地说着话,丁能通佯装兴奋地走了进来,白丽娜知趣地走了。

衣雪兴奋地扑到老公怀里喃喃地说:“能通,想死我了!”

“雪儿,我也是。”丁能通敷衍地说。

“能通,我特意跟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在北京陪陪你!”

“雪儿,怕是来逼我办移民手续的吧,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正在找人办,这事急不得。再说,花博园就要动工了,驻京办的接待任务太重了,还要为花博园拉赞助,简直忙得不可开交,我怕我陪不了你。”

丁能通心里暗自叫苦,编了一大堆理由骗老婆,恨不得马上把衣雪送上飞机,这时,手机响了,是顾怀远打来的。丁能通心想,总算有救命稻草了,他赶紧接听手机。

“丁哥,明天上午十点,贾市长到北京,去国际开发银行研究贷款的事,你安排好接站吧。”

“没问题,怀远,放心吧!”丁能通挂断电话接着说,“这不,明天贾市长来,想好好陪你哪儿有时间呀!”

衣雪无奈地望着丈夫说:“能通,移民的事我当然着急了,孩子就要上初中了,我希望他到加拿大念去,我就怕你不愿意让我们娘俩去,拖着不办。”

“雪儿,我答应你的事什么时候没不办过。”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样吧,你忙你的,我不打扰你工作,反正晚上你得回房间睡觉吧?假我已经请了,你总不能让我明天就回去吧?”

“要不白天让白丽娜陪你逛逛商场,我一有空就回来陪你。”丁能通佯装歉疚地说。

丁能通陪衣雪吃了晚饭,想陪衣雪逛逛北京夜景,衣雪不愿意,两口子聚少离多,衣雪不愿意错过缠绵的机会,挽起丁能通的胳膊又回到房间。

外面昏黄的灯光中飘起了雨丝,房间内宁静安详,衣雪柔情似水地说,“我先洗个澡。”便脱光了衣服进了卫生间。

丁能通心中虚飘飘空捞捞的,他点上一支烟,盘算着怎么应付妻子,最近几天与罗小梅做得猛了些,有些被抽干了的感觉,他怕衣雪看出来,偷偷从皮包里拿出伟哥药瓶,从里面拿出一片菱形的蓝色药片吃了一粒,赶紧把药瓶放回包里。伟哥是薪泽银送给他的,他还从来没用过。

丁能通最懂得小别胜新婚的道理,但是不吃伟哥,自己能不能盯下来,心里没有底,他吃了这粒伟哥后心里塌实了不少。

丁能通一支烟刚刚抽完,衣雪就一丝不挂、香气扑鼻地走出来,只用一条毛巾裹着湿漉漉的头发,

“老公,我白不?”衣雪颤巍巍晃着两个白花花的xx子问。

丁能通望着老婆雪白的肌肤心里暗骂:“妈的,美国鬼子的玩意就是好用!”此时他的下身已经搭起了凉棚,而且胀得有些疼,可能是药力太猛,丁能通觉得xx巴紧贴着肚皮,早就跃跃欲试了。

衣雪擦干头发,照着镜子梳了梳,然后风情万种地走过来,眼睛中充满了脉脉温情,丁能通望着欲火难耐的老婆,脑海里不时闪过罗小梅的影子。他想起张爱玲的小说《色·戒》中的一句话:“只有一只茶壶几只茶杯,哪有一只茶壶一只茶杯的。”但他更喜欢那句:“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xx道。”丁能通觉得这句话绝对是真理,最起码男女之间无论是为情为利,终极表达方式必须通过xx道,xx道是上帝安排男人通往救赎的或者是宿命的窄门。

夫妻俩水里火里折腾了一宿,丁能通累得倒头大睡,日上三竿也没醒,衣雪起得早,在卫生间洗漱打扮一番,拿起电话想把两个人的早餐叫到房间来。

客厅里,丁能通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个不停,衣雪为了让丈夫多睡一会儿,赶紧走过去接听,按下接听键,还没等问谁,手机里传出一个女孩痛苦的声音:“哥,你什么时候过来呀?疼死我了!”

衣雪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她下意识地问:“你是谁?找丁能通干什么?”

手机里的女孩一听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一下子不说话了,她情不自禁地往回拨,女孩已经关机了。衣雪的火腾地一下子窜到了脑门子上。她怒气冲冲地跑到卧室,一把揪住正在熟睡的丁能通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