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沧浪之水 69、嘱托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贾朝轩从国家开发银行出来,没有回北京花园,而是直接去了王老家,他万万没想到中组部会派考核小组去东州考察李为民,贾朝轩想做困兽斗,想阻止这件事,想来想去,对这件事能起一定作用的也只有王老了,便收集了大量关于李为民官僚腐败的黑材料,想通过王老递到中组部。

贾朝轩最清楚,在中国,最容易当的就是领导干部,只要你不贪,没有什么生活错误,你就根本不会下台,而且退了休还要享受待遇,这才是中国特色的优越性,如果想把一个人搞下台,只有一两个办法,要么让他有经济问题,要么让他有作风问题,其实这两种问题在机关干部中都不同程度的存在,不贪不占,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贾朝轩是从基层一点一点爬起来的,他太了解中国官场的弊端,应该说,他的升迁就受益于这些弊端,如果没有这些弊端,他这辈子可能永远也不如李为民。所以,贾朝轩始终不相信李为民不贪不占,不喜欢女人,在贾朝轩看来,权力就是春药,会让所有志存高远的人兴奋起来,他李为民要喜欢权力,就应该喜欢金钱和女人,权钱色是三位一体的,自古到今就没分开过,他李为民凭啥例外?除非他在压抑着自己,伪装着自己,我贾朝轩要想尽一切办法让你原形毕露。

以周永年为首的中组部考核组对李为民的考察并不顺利,考察期间考核小组接到了大量检举李为民的上告信,信中对李为民的攻击要多恶毒就有多恶毒,周永年感到这些检举信有恶人先告状之嫌,在与王元章的谈话中,他把这些情况通报给了王元章,不论这次对李为民考察的结果如何,他都想请王元章委婉地提示李为民,在今后的工作中,要注意工作方法,收敛锋芒,不要因性格的原因影响自己的政治前程。

王元章非常理解周永年的用意,他是不想让一个非常正直正派有魄力有前程的年轻干部被朋党势力扼杀。王元章经过深思熟虑,觉得应该让李为民知道这次考察的基本情况。

周永年与李为民谈话后,李为民就坐不住了,关于农民减负问题,他一直想去皇县搞调研,考察结束了,李为民兴冲冲地找王元章辞行,因为这次下乡大概得一个多星期才能回来。

李为民一进王元章的办公室,就发现王书记表情严肃,忧心冲冲的样子,李为民觉得王元章像是有什么心事,便小心翼翼地问:“王书记,我要到皇县了解农民减负问题,大概要去十多天,你还有什么指示吗?”

“指示谈不上,只是想提醒你,到下面工作要讲工作方法,皇县的领导班子刚动,县委书记何振东刚从西塘区上任,代县长张铁男还有情绪问题,遇到问题,有了矛盾,你要想办法去解决,去消除,去化解,千万不要发脾气使性子,硬干蛮干!这也是中组部考察组组长周永年同志让我转达的忠告啊!”

市委之所以将金桥区区长张铁男和西塘区区长何振东这一对冤家调到皇县任党政一把手,是肖鸿林在常委会上执意提出来的,因为张铁男和何振东采用不正当竞争手段,争夺花博园选址问题,为筹建花博园设置了不少障碍。

肖鸿林决定选址在琼水湖畔让何振东很得意,觉得在与金桥区的较量中胜利了,高兴劲儿还没过,就被调离了西塘区,好在是皇县一把手,张铁男到皇县风头处在何振东之下,一直很有情绪,无奈他知道这是自己只知道局部利益,而无全局利益必须付出的代价。

对于张铁男和何振东的调动,王元章是同意的,因为对于东州市来说,办好花博会就是头等大事,一切工作都要为办好花博会让路,何振东与张铁男闹得也确实不象话,让这对冤家搭班子就是让他们懂得局部利益与全局利益的关系,在一个槽里吃饭,看他们还争什么?

“王书记,你的意思是让我和反对我的人尽量和平共处,可是我这个人嫉恶如仇,又是个急脾气,说话从来不会遮遮掩掩的。”李为民苦笑道。

“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跟你说过,明年就要换届了,我希望东州交给让党和人民放心的人,你以为我在和你打官腔,同志,凡事要讲政治智慧,如果不靠政治智慧,我们党能走过八十五年的光辉历程。”

“元章同志,我理解你的意思,我也知道哪些人在做我的文章,但是我到东州是来工作的,不是为了做给哪些人看的,更不能迁就那些邪恶的东西。”李为民反驳道。

“正是因为东州的情况复杂,不容乐观,你才应该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为民啊,我觉得老肖和朝轩走得太远了,我已经没有能力把他们拉回来了,但是我不希望你与邪恶势力的斗争中,有什么闪失,出什么意外,凡事要考虑周密一些,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要学会保护自己,鲁迅先生还讲壕堑战呐,你应该清楚已经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万一你出了什么闪失,我无法向组织交代,更无法向东州的干部群众交代,而且还会给党的事业造成无法挽回的影响,你到皇县后,可以认真考虑一下我说的话,我觉得你能想明白的。”王元章的话语重心长,对李为民的触动很大,不能不引起他的深思。

“王书记,你的话我会认真考虑的,根据市公安局的取证调查,以陈富忠为首的北都集团,根本不是什么民营企业,已经蜕化成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贾朝轩与北都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排除充当黑社会保护伞的可能,我希望我们一起向省委书记林白同志汇报一次,我觉得除恶的时候到了。”

“好,我同意你的看法,等你从皇县回来后,你我还有大海同志一起专程向省里汇报一次,但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