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尘埃落定 84、毒酒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丁能通回到北京就接到肖鸿林的电话,要求他在五一节花博会开幕时,多联谊北京各界名流,越多越好,最好是能来一个包机。

丁能通感到压力很大,驻京办班子召开专题会,专门研究这个任务,钱学礼却没有参加,原因是找不到他,手机关机,家里人也不知他的去向,东州驻京办房地产开发工地上也找不到人。

丁能通会后专门给薪泽金的小舅子打了一个电话,薪泽金的小舅子说,他也两三天没见着钱学礼的人影了。丁能通猛然醒悟,是不是自己寄出的录音带起了作用?这小子被双规了。

于是,丁能通给主管纪检的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洪文山的秘书打电话,洪文山原先是省纪委副书记,李为民牺牲后,委派洪文山接替了李为民的职位。

洪文山的秘书说出了实情,钱学礼没有被双规,而是直接被市检察院带走了,钱学礼案情重大,由市纪委和市检察院联合办案。

丁能通听了后,心砰砰跳了起来,也不知是高兴还是悲哀,他觉得钱学礼大概是折腾到头了,常言道害人先害己,钱学礼虽然是自己把自己送进去的,但是丁能通总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伤。

东州的房地产开发不能没有人管,丁能通把情况通报给了黄梦然,让黄梦然把这块工作接过来,黄梦然听后惊得张着大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开了一天的会,丁能通累极了,他回到房间,洗了个热水澡,想好好睡一觉,刚躺在床上,放在床头的手机就响了,他接听后突然兴奋得从床上坐了起来。

原来,电话是林大可打来的,他告诉丁能通,罗小梅双规解除了,已经回皇县了。

“大可,罗小梅一点事都没有吗?”丁能通将信将疑地问。

“可能有违纪的事,至于怎么处理是后话,反正没有违法犯罪的事。”林大可打保票说。

丁能通挂断林大可的电话后赶紧给罗小梅打手机,罗小梅的手机却关机,丁能通忽然想起罗小梅被双规的第一个晚上,两个人做完爱后,罗小梅提出分手,丁能通心里一下子凉了起来,他心想,“看来罗小梅是玩真的了,不然解除双规后,第一个就应该给我打电话,可是他给林大可打了电话却不给我打,显然与我分手的心意已决。”丁能通躺在床上,望着房顶发了一阵呆,慢慢地打起了呼噜。

贾朝轩托苏红袖想通过石存山送给陈富忠的洋酒,石存山拿去做了检验,一检验令石存山大惊失色,虽然他事先有预感,但仍然不敢相信检验的结果。如果自己答应苏红袖,同意她拿着这瓶酒去看陈富忠或者自己替她转交,那么苏红袖或者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贾朝轩的确用了一招利令智昏、弄巧成拙的毒计,人不能太聪明了,俗话说得好,聪明反被聪明误,贾朝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就是他送给陈富忠的酒,撬开了陈富忠紧咬的牙关。

因为这是瓶毒酒,检验结果一出来,石存山连夜向邓大海做了汇报,邓大海也没有想到,平时百姓心目中倍受尊敬的常务副市长,陷得如此之深,以至于到了要杀人灭口的地步,他指示石存山,将实情告诉陈富忠,让他断了只要不开口,幕后保护伞就会想办法救他的念头,不信他不开口。

这招儿果然奏效,陈富忠万万没有想到贾朝轩会对自己下毒手。反正是个死,临死我陈富忠就拉着你贾朝轩做伴吧。

陈富忠终于开口了,他开口那天,中央巡视组成员刘凤云和另一位同志旁听了审讯。原来邓大海听取了石存山的汇报后,觉得案情十分重大,他一方面向省公安厅做了汇报,同时,也向市委书记王元章,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洪文山做了汇报,王元章和洪文山也觉得案情重大,与邓大海一起连夜向省委书记林白、省委副书记刘光大做了汇报。林白和刘光大得知情况后,与中央巡视组做了沟通,中央巡视组非常重视,派刘凤云同志做了审讯旁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