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方舟离岸 11.亮相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金伟民和李欣汝一下飞机,就被焦云龙用吴市长的专车接到了市政府。走进吴东明的办公室时,市经委主任冯保春也在。吴东明热情地与金伟民和李欣汝握手,并亲自为两个人沏了铁观音。

  互相寒暄后,几个人围坐在沙发上,吴东明诚恳地说:“金先生,不瞒你说,对于东汽集团来说,我们是没有能力了,东州市把多余的钱都拿出来给东汽了,可是东汽集团就像得了绝症的病人,吃什么药都不解决问题。我们现只差一味药还没吃,那就是资本运作了,我听丁能通介绍了不少你的传奇经历,希望你能给东汽集团创造一个起死回生的传奇呀!”

  “吴市长,国有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管理企业的人决定不了企业的命运,决定企业命运的人跟企业又没有血缘关系,怎么可能用心去做?”金伟民直言不讳地说。

  “那怎么才能让决定企业命运的人与企业有血缘关系呢?”冯保春饶有兴趣地插嘴问。

  “很简单,通过资本运作进行股权结构改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投资包装搞金融,东汽发挥专长搞汽车,合在一起不就行了吗?”金伟民坦诚地说。

  吴东明和冯保春互觑了一眼,冯保春挑剔地问:“金先生,你到底算是金融家,还是算企业家呢?”

  “冯主任,这两个角色能分得开吗?我认为阻碍国有汽车企业改革发展的一个障碍,就是‘专家治厂’,学工的人始终是一种顺向思维,而反向思维的人不能在企业中主导决策权。”金伟民开诚布公地直言道。

  “有道理,金先生,既然你是资本运作专家,一定有与众不同的手段,能说说你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吗?”吴东明用怀疑的口吻问。

  “吴市长,没有秘密是不可讲的,关键是时机。其实资本运作就是一层纸,捅破了,讲出去,别人也能做,只是,可能没有我的手段快。”金伟民毫不隐讳地说。

  “可是对于制造汽车来说,你毕竟是个门外汉呀!”吴东明质疑道。

  “吴市长,日本丰田汽车有七八十年的历史了,可是当年他们是从织布机起家的,如今欧华面包车是丰田的第四代技术,如果东汽集团与我重组,我就是汽车行业起点最高的一支,吴市长说我不是汽车人,没有汽车背景,那七八十年前,丰田的创始人不是也没有汽车背景吗?我毕竟是第一步就搭上了丰田第四代技术,您能知道我第二步会搭上什么?还是那句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只要有钱,可以让全球的人为我们的理念服务。”金伟民侃侃而谈。

  “可是我们缺的就是钱啊!”吴东明慨叹道,“钱从哪里来呢?”

  “吴市长、冯主任,高科技不仅指人们熟知的信息科技、生物科技等,也包括不广为人知的金融科技。你们一定知道黄瀚晨鲸吞香港电讯的手法让人震惊,我可以负责任地说,金总具有不亚于黄瀚晨的高超财技。”一直在旁倾听的李欣汝插嘴说。

  “李小姐,我也不瞒你说,吴市长说你们要来,我抽时间认真读了几本汽车巨头的传记,在亨利·福特的自传中,他认为实业家和金融家是两种气质不同的人。实业家对金融家天生敏感排斥,并为自己找到了一种强烈的优越感和圈子意识。实业家坚信他们在本行业中浸淫日久,可称为真正的某产业的人,而在他们看来,在圈外而想挤进来的人,或者不知深浅、异想天开,或者对这个产业毫无感情和理解,只是想捞一把就走。金融家们凭金钱来思考问题,他们将工厂当作生财而不是生产物品的地方。他们眼睛盯住的是钱,而不是企业的生产效率。老福特还固执地认为,银行家由于所受的专门训练及其自身地位的限制等原因,根本就不适宜于指导工业生产。金先生,你对福特的观点怎么看?你对汽车行业有感情吗?”冯保春旁敲侧击地说。

  金伟民哈哈大笑。“冯主任,看来你担心我捞一把就走啊!不谦虚地说,我身上有金融家和实业家的双重性,我认为单纯说一个人是做金融,还是做产业,是在转轨过程中的一种特别的论调。在完善市场经济的过程中,这种论调会被吸收和消化掉。在国外健全的金融体系环境中,金融与产业没有很清晰的划分,关键是看集团产值和利润的份额比例。如果金融业务的产值超过产业部分,它就是以金融为主的集团,反之则为以产业为主的集团。环顾我国汽车生产厂布局,我发现所谓的‘三加九’格局只是表象,三就是指我国汽车业的三大巨子:一汽、东风和上汽,九就是指通用、福特、戴姆勒-克莱斯勒、丰田、大众、雷诺-日产、本田、标致-雪铁龙和宝马,表象的身后是跨国汽车巨头‘六加三’的阴影,这里的六是指前六家跨国汽车巨头,三是指相对独立的本田、标致-雪铁龙和宝马。在全球汽车行业大集团垄断的时代,这九家公司的汽车产销量占世界总量的百分之九十二。在我国,六加三在华的合资公司控制了中国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生产,几乎所有的核心技术都掌握在他们手中,我们的厂商大部分是在组装国外的车型。这就是中国汽车工业的真实现状,由跨国汽车巨头主导市场的格局已经形成,这是不可回避的现实。我们就站在这样一个十字路口上。”金伟民言之凿凿。吴东明和冯保春一时无言以对。

  良久,吴东明呷了一口茶,问:“那么金先生认为,我们是继续依附于外资走加工组装的道路,还是集中力量搞自主研发呢?”

  “汽车工业是东州市的支柱产业,也是清江省乃至中国的支柱产业,不仅是东州市、清江省将来保持持续或者更快发展的重要保证,更是将来中国保持持续或者更快发展的重要保证,因此,民族品牌的发展壮大至关重要。我认为中国汽车工业目前有三种迷失:第一种是合资;第二种是许可证生产,搞引进;第三种是自主开发,在全球合作分工。我认为还有第四种模式,这就是我们应该和全球上的汽车行家联合开发,共享资源和平台,划分市场,我希望能用第四种模式来打造东州汽车工业。”金伟民充满希望地说。

  “好啊,金先生,你不仅是个资本运作专家,更是一个有梦想的人,中国企业家必须张开双臂拥抱世界,但是我请你来不是听你讲故事的,我想听听你通过东汽集团打造一辆什么样的轿车?”吴东明兴奋地说。

  “吴市长,我心中的欧华轿车不仅拥有自主品牌,而且坐着像奔驰,开着像宝马,价格像桑塔纳。为实现这一目标,我需要两台发动机,一个是轿车发动机,另一个是体制发动机,我不担心轿车发动机,我最担心的是体制发动机。一个对要做事的人屡屡做出种种限制的地方,是不会成为企业家安身之所、立身之地的。”金伟民直言不讳地说。

  “金先生,你的担心我能理解,只要你能让东汽集团起死回生,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只要我说了算,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由省里和国家说了算的,我去给你打头阵,尽管我对你金先生的本事还是有点将信将疑,但是我看得出来,你是一个敢想敢干的人,既然改革是摸着石头过河,你金伟民就只好做一回石头了,一句话,东州市政府全力支持!”

  吴东明说完看了看表,冯保春插嘴说:“吴市长,我让东汽集团董事长纪东翔在东汽大厦备了午宴。”

  “好啊,金先生,李小姐,中午我为你们接风,下午请冯主任陪你们到东汽集团走一走,看一看,再让纪东翔给你们介绍介绍情况,如果金先生确实相中了东汽集团,那么具体合作事宜可以和纪东翔谈,纪东翔现在可是泥足深陷,举步维艰啊!巴不得你这个财神爷去了拽他一把呢!”

  吴东明说罢哈哈大笑,金伟民望了一眼心爱的李欣汝,两个人也会心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