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云卷云舒 39、干女婿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习涛闪电式结婚震惊了全东州市驻京办,更震惊了丁能通。丁能通万万没有想到习涛的新婚妻子竟然是辛翠莲。在婚姻上,丁能通第一次见到了习涛的哥哥习海。

  婚礼是在东州市北都大饭店举行的,吴东明和王鼎臣都参加了婚礼。吴市长亲自参加婚礼,让习涛和辛翠莲的同事羡慕不已。其实吴东明也是第一次见到习海,婚礼结束后,吴东明和王鼎臣就将习海接走了。

  丁能通一直觉得习涛这婚礼上的情绪不太对劲儿,辛翠莲倒是心花怒放的,丁能通很想找机会问问辛翠莲:什么时候与习涛谈的恋爱,怎么一直瞒着大哥,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哥?转念一想,算了,人家已经成为夫妻了,自己何必多此一举呢。

  不过,通过这个婚礼丁能通开始对辛翠莲刮目相看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辛翠莲的本事这么大,在吴市长家当保姆竞成了人家市长大人的干女儿。丁能通心下窃喜,本来自己是不想辜负罗小梅的委托,给她的表妹一个好前程,现在自己不仅做到了,还在吴东明身边安插了一条眼线,可谓是一举两得,无论怎么说,自己也是辛翠莲的娘家人。

  在婚礼上,辛翠莲也格外敬重丁能通,因为她清楚,自己能有今天,真正的感谢的人是丁能通。但是在丁能通心里还是无法接受辛翠莲与习涛结婚的事实,总觉得不太对劲儿,但又说不出不对劲在那儿。

  其实当习涛第一次看见李欣汝时,丁能通就察觉到习涛看李欣汝的眼神不一般,后来他从朱明丽的嘴里确认到,习涛爱上了李欣汝。当然丁能通更了解李欣汝与金伟民的关系,丁能通觉得习涛爱李欣汝终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但是又不好劝习涛,因为这小子与自己的关系太微妙,如果是胡占发和荣国库或者是白丽娜,丁能通都可以直言不讳,但是对习涛,不能这么做,何况习涛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如果话不投机,会加深自己与习涛的隔阂。

  后来听朱明丽说习涛为了追李欣汝,每天都给她送玫瑰花,朱明丽是用艳羡的口气说,说的目的就是暗示丁能通,希望丁能通也能像习涛那样大胆地出选择,要么爱自己,要么爱别人。

  然而,朱明丽的话仿佛还在丁能通的耳边,习涛就抛下李欣汝,娶下辛翠莲,这让丁能通怎么也转不过弯来。除非习涛遭到李欣汝的拒绝,爱的火焰突然被泼了一盆冷水,熄灭了。以习涛的性格,一旦遭到李欣汝的拒绝,很容易破罐子破摔,如果真是这样,这场婚姻能幸福吗?丁能通心里为辛翠莲担心起来。

  当天晚上,丁能通去了林大可家汇报工作,两个人闲聊时谈起了习涛的婚礼。

  当林大可得知习涛娶的是吴东明的干女儿时,就说能通,你经常去恭王府,想必一定了解和绅。和绅有一个干女儿叫纳兰,是江西饶广道台苏凌阿的女儿。苏凌阿日思夜想想着进京做大官,就千方百计地巴结上了和绅,并叫自己十三四岁的女儿纳兰拜和绅为干爹,不久和绅就与纳兰有了苟且之事。这纳兰姘上和绅之后,自己与家人都得到了说不尽的好处,享受到了数不尽的荣华。她父亲苏凌阿从江西调到京城,先做了吏部侍郎,后来一直做到了宰相。纳兰与和绅有了苟且之事之后,和绅本想娶纳兰,但一时改不了口,又怕背后说三道四,于是就一直以干女儿相待。老男少女各自打着自己的算盘勾勾搭搭走到一起,那种干女儿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借口,本质都是为实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其实,在以往倒下的贪官中,便不乏干女儿为钱、贪官为色的人。

  丁能通深知林大可与吴东明的关系,两人根本不和,他原以为两人只是性格上不和而已,没有想到林大可竟然在自己目前直言不讳地把吴东明比作和绅,丁能通心里觉得林大可未免有些过了,但嘴上却圆熟地说:依我看吴市长在放长线钓大鱼。

  这话怎么样讲?林大可不解地问。

  干女儿是长线,干女婿的钓鱼,大鱼就是习海,有了这种虚拟血缘关系,吴市长与习海就更好说话了。丁能通敷衍地说。

  能通,习海不是中南海,就怕鱼没钓上,船却翻了!林大可嘴角浮出一丝不易被察觉的刻毒笑意。

  丁能通听了林大可的话,心里像被蝎子折了一下,心想,林大可怎么个亲民亲民却又不屑于钻营官场的硬汉,怎么对吴东明怎么大的怨气?两虎相争,早晚要出事啊!自己不愿意夹子市长与常务副市长之间做搅屎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