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八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中央党校培训班结束后,梁市长并没有马上离京,而是住在北京花园天天让我开车陪他找房子,六环以内新建的花园小区几乎走遍了,最后还是选中了北京花园对面的香草园,在A座十楼,由驻京办出钱买下一套两百多平米的住宅。从找房子到买房子,梁市长都没告诉我买这套房子干什么?直到房子买下后,妙玉来看房,我才猜出点端倪。果然梁市长亲自向我布置装修方案,我和驻京办房地产公司的技术人员一起听了装修方案,一位年轻的技术人员不懂事,脱口而出:“这不就是佛堂吗?”我使劲瞪了这位技术人员一眼,意思是用你多嘴,他乖乖地低下了头。等技术人员走后,梁市长拍着我的肩膀说:“则成,你知道这件事我为什么委托你亲办吗?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你办事稳妥,口风紧,这件事一定要保密,那几个技术人员的嘴要封住了。房子装修完以后,这里就是我今后进京的落脚地,平时妙玉住在这里,你多关照着点她。再就是政言师傅一再嘱咐多做善事,做善事就得需要钱,我决定搞一个善缘基金会,由妙玉负责,这是账号,你认识的私企老板多,劝他们多捐点钱,多行善事,佛祖显灵,不仅会促进他们的企业兴旺发达,而且对个人、家庭都有好处。”

  我毫不犹豫地说:“这有什么难的,先让齐胖子带个头。”

  一提到齐胖子,梁市长欣慰地说:“像齐天这种有爱心、有善心的企业家,就是要大力扶持,多多益善!我之所以力主驻京办与大圣集团合作,也是想利用驻京办的优势,让大圣牌香烟占领北京市场。你再上上心,想办法找一下人民大会堂管理局中南海服务处,看能不能将大圣牌香烟打到国宴上去,一旦大圣牌香烟成为国宾馆指定的接待用烟,对大圣牌香烟将是一个极大的宣传。”

  其实这件事也不是什么难办的事,只要产品质量过硬,凭我多年“跑部钱进”的经验,问题不大。但这件事打死我,我也不能办,为什么?因为齐胖子亲口告诉我,大圣牌香烟就是走私的洋烟,无非是大哥大、万宝路、三五什么的,不过是在白盒烟上重新贴的标,谁敢把这种烟往国宾馆或国宴上推,这不是找死吗?别看我表面上对梁市长的话哼哼哈哈的点着头,敷衍着,不过是让他高兴而已,其实什么事能办,什么事不能办,我心里都有数。就拿这套房子来说,虽然是驻京办拿的钱,但也是以“跑部钱进”的名义向市政府打了报告,然后由梁市长亲自批示后,款才打到香草园售楼处的。尽管报告并没有到市政府,因为梁市长就住在北京花园,但是有了梁市长的签字,什么钱我都敢花。这就叫天塌了有大个子顶着,我就是领导的服务员,跑好龙套就是驻京办主任的职责。尽职尽责的事不谦虚地讲,不胜枚举。但是,这篇自白写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我写的是坦白书,还是申诉书,因此也只能点到为止,否则,你们会误认为我在表扬与自我表扬。实际上,我现在正处在平生最严重的关头,我写下的每一句话都可能决定我的命运。然而,我被“双规”的导火索还是缘起于驻京办与大圣集团的合作。你们从字里行间大概已经读出来,大圣集团在利用驻京办的外贸公司走私。我这才说了一点皮毛你们就听明白了,杨厚德是驻京办的副主任,当然就更明白了。官场上讲的是难得糊涂,他不仅不想装糊涂,而且非弄明白不可。以前和我搭班子,没发现他的好奇心这么强,自从重新分工以后,杨厚德的好奇心突然增强了。关于这一点还是白丽莎发现的。自从周中原当上东州市烟草专卖局局长以后,每次进京都是白丽莎接待,就白丽莎的眼神,不勾人还让人想入非非呢,要是盯上谁,只能束手就擒。周中原第一次住在北京花园,我和白丽莎请周中原吃饭,我就发现周中原看白丽莎的眼神不对劲。席间,白丽莎扭着水蛇腰去卫生间,周中原情不自禁地说:“则成,怪不得梁市长夸你是‘跑部钱进’的高手,怕是没少借白助理的劲吧?”

  我淡淡一笑问:“怎见得?”周中原垂涎地说:“不用说容貌了,单从后面欣赏白丽莎的臀部,就让人激动不已,你有这样的助手,什么关攻不下来呀!”

  从那儿以后,我经常从白丽莎嘴里听到周中原的消息,甚至东州市的一些大烟贩子开始进京巴结白丽莎。有一次白丽莎在我面前,既像是说走了嘴,又像是故意透露地说:“头儿,齐胖子怎么得罪周中原了,一提到齐胖子,他就骂齐胖子不是个东西,还说老子撒下龙种,却收获的是跳蚤,太他妈的黑了。”我听了以后心里咯噔一下,便找机会问齐胖子:“你和周中原到底是怎么回事?”齐胖子毫不避讳地说:“周中原是帮过我不少忙,但这家伙太贪了,简直就是个无底洞,给多少都嫌少。现在有梁市长支持,有铁关长关照,他在我面前狗屁不是了。”我听了这话,心想,齐胖子真要是与周中原闹掰了,怕不是个好兆头,毕竟周中原是管烟的,如果以打击走私烟的名义找大圣集团的麻烦,也够齐胖子喝一壶的。我把我的顾虑对齐胖子说了,齐胖子哈哈大笑,根本没把周中原放在眼里,不屑地说:“他也就能在背后发几句牢骚,我借他个胆,他也不敢造次,他从我手里拿走的够得上东州官员的首富了,我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他不会不明白这个理儿。”

  或许是周中原被贪婪冲昏了头脑,他的确不明白这个理儿,否则他不会借着酒劲跟杨厚德胡咧咧,要不是白丽莎告诉我,我还真是万万想不到,周中原与杨厚德竟然成了酒友。每次周中原进京,杨厚德都为他接风,而且杨厚德自从与周中原打得火热以后,还经常借机去东州办事看望周中原,周中原当然也少不了为杨厚德接风洗尘。并且一段时间以来,一向对白丽莎存有偏见的杨厚德,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连白丽莎都感到受宠若惊,还以为周中原起的作用。得知这些情况以后,我对杨厚德开始警觉起来。我这么一警觉不要紧,发现好几次,杨厚德开车尾随我。这家伙想干什么?我还真有些不知所措。起初我并没往深处想,与杨厚德共事多年,自认为没有什么对不起他的,总不至于阴谋陷害我吧。后来发现他多次尾随我,大多是我和齐胖子在一起,或者是铁长城进京,和铁长城在一起的时候。这就不得不让我往深处想了。后来我借了一辆其它驻京办的车,开始尾随杨厚德,我是想弄明白杨厚德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令我大吃一惊的是,有一次在赛特商城,竟然看见张晶晶风摆荷塘地走出商城,一头钻进了杨厚德的车里。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简直是匪夷所思,这怎么可能呢?一连串的问号使我赶紧踩油门尾随,糟糕的是北京的交通堵起来没完没了,只差一个红灯没赶上,杨厚德的车就无影无踪了。张晶晶是齐胖子的情妇,怎么和杨厚德搞在一起了?他们是怎么认识的?齐胖子知不知道这个情况?不可能,齐胖子不可能知道,如果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杨厚德的,那么我能轻易放过他吗?有一次夏书记进京拜会一位清江籍的老领导,忙了一天后,回北京花园请驻京办处以上干部吃饭。杨厚德坐在我身边,我借机意味深长地敬了他一杯酒,然后用双关语说:“厚德,有一次我在赛特商城看见一个漂亮女孩子上了你的车,该不会有什么情况了吧,千万不要晚节不保啊!”

  杨厚德顿时有些窘迫地解释道:“那是我女儿,到赛特买东西,搭我的车。”

  我不依不饶地说:“你女儿不是正念大学呢吗?我记得好像是前年上的大学,论年龄也就二十岁左右吧,我看见的那个上你车的女孩子可有二十七八岁了。你老兄不会拿女儿当挡箭牌吧?”

  杨厚德心虚地说:“则成,你老婆孩子不在身边,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来,我敬你一杯!”话题就这么岔过去了。其实我就是想敲打敲打他,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别以为别人都是二百五。杨厚德的确有个女儿,在北京大学读书,是杨厚德的掌上明珠,只是从未来过驻京办,驻京办的人谁也没见过。想不到我这么一诈,杨厚德竟然搬出女儿做挡箭牌,还真让他把话题躲过去了。但是我坚信敲打他几句,他一定会往心里去的。只是不知道会起什么作用。我只是想提示杨厚德,千万不要玩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