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九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但是有人天生喜欢玩火。没过多久,市纪委书记林铁衡找我谈话,让我解释一下驻京办与大圣集团之间的关系,我只好把圣京公司成立的前因后果以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并且着重强调了一切都是按梁市长的指示办的,目的是提升驻京办的经济实力,扩大民营企业的影响力。等我解释清楚以后,林铁衡忧心忡忡地说:“则成同志,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亲自找你谈话吗?”

  我摇了摇头。林铁衡蹙眉说:“最近上来几封揭露驻京办与大圣集团联手走私的匿名信,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而且都涉及到了你,我不得不把你请来说清楚。真要是驻京办涉嫌走私,那可不是件小事情,不过经你这么一解释,我也就放心了,回头再与梁市长沟通一下。”

  这件事着实吓了我一大跳,也给我敲了警钟,尽管我没看见匿名信写了些什么,但我影影绰绰地预感到,最有可能写这几封匿名信的人就是杨厚德。如果真是杨厚德写的,还真是件麻烦事,因为这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市纪委书记找过我,我估计他很快就会知道,见我什么事也没有,也不见市纪委对圣京公司进行调查,杨厚德一定会铤而走险,向省纪委、甚至中纪委继续举报,真要是如此,驻京办怕是再无宁日了。弄不好要刮到一大批人,说不定还会牵连到梁市长,到那时东州官场就会掀起一场大地震。这可如何是好?为了避免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只能未雨绸缪了。因此,从市纪委一出来,我就迫不及待地去了市政府。刚好梁市长刚刚开完市长办公会,正从会议室往办公室走,一眼就看见了我,可能是看出我有些心神不宁,便开玩笑地说:“则成,看你慌慌张张的样子,怎么像是刚刚解除双规似的?”

  我连忙凑上去小声说:“梁市长,让你说着了,市纪委的林书记刚刚找我谈过话,我来就是向您汇报的。”

  梁市长听了我的话,脚步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说:“到我办公室吧。”

  到梁市长办公室后,我把林书记找我谈话的经过复述了一遍,梁市长听后沉思片刻说:“这几封匿名信只能是驻京办内部的人写的,矛头不一定只是揭露驻京办与大圣集团联手走私,我分析这几封信只是投石问路,目的是探一探市委、市纪委的态度,如果没有动静,说不定还有更大的动作,此人用心极其险恶,应该说是冲我来的,你能肯定是杨厚德干的吗?”

  我摇摇头说:“只是猜测。”便把杨厚德曾经开车跟踪我,并且与张晶晶、周中原等人打得火热的事说了一遍。梁市长沉默良久说:“很显然,他想通过张晶晶和周中原搜集证据,这件事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我懵懂地问:“梁市长的意思是……”

  话还未出口,梁市长果断地说:“则成,这事你来办,杨厚德在驻京办主管了这么多年的企业,不可能没有蛛丝马迹,你好好搜集一下,给他奏上几条,也写几封匿名信,给市委常委们每人一份,这种人必须让他尝尝被人告的滋味。”

  我顾虑重重地说:“梁市长,我对杨厚德太了解了,这个人工作上虽然能力平平,但是两只手却干净得很,找他的蛛丝马迹难啊!”

  梁市长冷哼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你只管写你的匿名信,剩下的事我让其他人去办。我拿到信后立即去找林铁衡,我会逼着他立案调查的。”

  走出梁市长办公室,我心里有一种不可告人的感觉,我做人是有底线的,这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但是如果按梁市长的指示办,算不算害人呢?这的确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现在摆在我面前最严峻的问题是我不害人家,人家来害我了!或者说我只是个垫背的,杨厚德的目标或许真是梁市长?我反复问自己,当别人要害你的时候,你怎么办?我情不自禁地回答,决不能让害人者阴谋得逞!怎么才能不让害人者阴谋得逞呢?阻止他!怎么阻止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怎么想,都是梁市长的计谋占了上风。想到这儿,我似乎打消了顾虑,心想,正当防卫,无可厚非。常言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然而,还未等我行动,我又从省驻京办主任薪树仁那儿得到一个消息,鉴于清江省走私活动日益猖獗,省里召开了打私办主任工作会议,薪树仁刚刚向赵省长汇报工作回来,他告诉我,省长赵长江对打私工作非常重视,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一再强调,要坚决查处一批大案要案。我怎么听都觉得赵省长的讲话是有所指的,该不会就是冲大圣集团来的吧?我越这么想心里越犯嘀咕,刚好齐胖子进京办事,晚上请我到东三环顺峰海鲜酒店喝酒,我心想,是该和齐胖子通通气的时候了,便如约前往。想不到铁长城也在。我便直言不讳地问:“长城,你对这次省里打私办主任工作会议怎么看?在我印象里,这种会好像主管副省长讲讲话也就罢了,这次赵省长亲自到会讲话,好像有点反常啊!”

  铁长城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反常的,不过是例行公事,这种会每年都开,赵省长之所以出席并讲话,是因为国务院刚刚召开了常务会议,决定树几个打私成绩突出的先进省份,清江省在打私工作方面一直在全国名列前茅,当然要争这个荣誉了。”

  齐胖子恭维地说:“海关是打私的主力,省里想在打私方面出成绩,还不得靠铁大哥。”

  我忧心忡忡地说:“齐天,俗话说,大意失荆州,这次赵省长讲话,口口声声要查几个大案要案,像是有所指,咱们的香烟转口贸易量太大,是不是先收敛收敛,避避风头?”

  齐胖子不以为然地说:“放心吧,铁大哥早就在开发区大圣货场设立了监管点。”

  东州开发区设在甘露县,那里有天然良港,不仅大圣集团总部位于开发区,而且大圣货场也位于开发区港口附近。监管点可以直接对进口货物查验、放行。我明白齐胖子的意思,货场有了监管点,说明货物可以畅通无阻,因为监管点的关员一定是自己人。有了这个监管点就等于一个普通人穿上了海关制服,而这种事只有铁长城亲自办才能办成。或许是铁长城看出了我的心思,他淡淡一笑说:“则成,齐天能够有今天,是这家伙自己干出来的,我的作用是很有限的,我只解决他实在办不了的,只有我才能办到的事。”

  我不无讥讽地说:“是啊,自从圣京汽车销售中心成立以后,这家伙送出去不下十辆奔驰了,齐天,你这些车送给了谁,有人可都给你记着呢。”

  齐胖子撇着嘴说:“你是指杨厚德吧,丁哥,他自己还一屁股屎擦不净呢。”我不解地问:“怎见得?”

  齐胖子诡谲地说:“他在建商贸大厦时收了建筑商一百万,还不够他喝一壶的?”我本能地说:“这不可能,杨厚德干不出这种事来。”

  铁长城插嘴说:“则成,你不觉得这种人留在身边是个祸害吗?他干不出来也得让他干出来。”

  齐胖子得意地说:“丁哥,你尽管按梁市长的指示办,实话告诉你,我已经把建筑商拿下了。”

  我不用再追问建筑商是怎么被拿下的了,以我多年“跑部钱进”的经验,齐天的办法超不出我的想象。现在看来,万事俱备,只等我最后一击了。此时此刻,杨厚德的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仿佛看见的不是一张脸,而是一轮落日。我再看看铁长城与齐胖子的脸,像两块微笑的顽石。我惆怅地点上一支烟,深深地吸着,心里充满了难以言表的模糊的但也可能是快乐的绝望。席散后,铁长城提出一起去京城会馆享受享受,我心里没着没落的,便婉言称有事,铁长城也深知我一天忙得像个大蜘蛛,便和我握了握手,一头钻进齐胖子的奔驰车走了。我漫无目的地在三环路上开着车,仿佛所有的灯光都是窥视我的眼睛,我一点安全感也没有,感觉奔驰车内像一座狭窄的囚室,压迫得我几乎喘不上气来。专案组领导,我之所以将这种心情写出来,是想让你们看清我的本质,我当了十几年驻京办主任,只会为领导服务,不会害人,也从未害过人。都是环境逼得我走投无路,我身边的客观环境要多强大有多强大,相比之下,我小小的主观世界根本无力与之抗衡。一个人的生命一旦沉醉在客观环境的一切诱惑之中,很快就会变得晕头转向,本来被人们踩着的地面发生了倾斜、坍塌、落下,人们却以为是飞升,这是最危险的。我当时就处在这种危险之中,却浑然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