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第六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但更让我惶恐不安的是,我发现杨妮儿在我床上睡了一宿之后,我的日记丢了,那里面除了记了一些我对杨妮儿意淫的话,更重要的是许多领导的隐私也记在了里面,包括我陪市领导“跑部钱进”、跑官前进的一些秘密,毫不夸张地说,我的日记一旦公之于众,整个中国都得哗然,甚至会震动世界。杨妮儿过生日的第二天晚上,我回到宿舍想将一天的感想写进日记,但是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大开本的黑皮日记,我平时都放在宿舍电脑桌的抽屉里,可是我翻遍了宿舍内的所有抽屉也没有找到那本日记,我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我赶紧又去办公室找,也是一无所获,我像魔怔似的找了一个星期,最后断定日记是杨妮儿和我睡了一宿以后丢的,日记丢得蹊跷,一定与杨妮儿有关,莫非是她出于对我的好奇心想了解我更多,趁我睡着,偷偷摸摸将日记找出来放进了她的挎包内?如果是那样,她看完之后,应该还给我,我的日记有太多触目惊心的内容,她偷日记会不会另有企图?我当即否定了这个判断,我不相信一个初出茅庐的女大学生会有这么深的城府,她没有这么深的城府,习海涛可有,习海涛会不会利用她呢?想到这儿,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即使不是习海涛利用她,以杨妮儿和习海涛关系,看了日记后定然心惊肉跳,如果她出于恐惧给习海涛看了,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儿,我决定立即找杨妮儿探探口风。看看我的日记是不是被她拿走了。快下班时,我以工作的名义让杨妮儿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杨妮儿扭着婀娜的身姿进来后,我立即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并随手上了锁,杨妮儿诧异地问:“头儿,你不会这个时候要发情吧?”

  杨妮儿说完咯咯笑着坐在我老板台对面的黑色扶手椅中,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她的浅口休闲鞋上,她漫不经心地交叉着双腿,扬起修长的脖子,妩媚地看着我,仿佛聊斋里面的狐狸精,好像杨妮儿就是为了媚惑我而生的,我一见她狐媚的目光,腿就发软,杨妮儿将娇媚、妩媚、柔媚、狐媚以及阴沉的愠怒和开朗的欢笑结合到一起,产生了一种天使与魔鬼合二为一的特殊魅力,这种魅力透着天真和欺诈,充满刺激,搅得我神经异常兴奋。但是自从日记丢了以后,我的神经不再兴奋,而是兴奋过后的疼痛,我不仅神经痛,而且心也隐隐作痛,我去医院检查,大夫说是心绞痛,好在还不太严重。望着杨妮儿若无其事的表情,我十分认真地说:“杨妮儿,你不觉得我们之间应该好好谈一谈了?”

  杨妮儿头一歪,*的目光瞟了我一眼问:“谈什么?”我一本正经地说:“我的日记丢了。”杨妮儿哈哈笑道:“头儿,你的日记丢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黑起脸来说:“是你在我宿舍过夜后丢失的。”杨妮儿纵声笑道:“头儿,你该不会认为是我偷了你的日记吧?”

  我仍然严肃地说:“不是你,还能有谁?杨妮儿,别跟我玩捉迷藏了,快还给我吧。”

  杨妮儿*亮丽的脸蛋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她生气地说:“丁则成,我为什么要偷你的日记?我凭什么偷你的日记?我还真想听一听,你凭什么说我偷你的日记?”

  我觉得杨妮儿生气的脸蛋娇媚迷人,似乎比不生气的时候还好看,硬起来的心立即就软了下来,哄着说:“乖乖,我没说是你偷的,我在日记里写了一些想你的话,我怀疑你好奇拿去看的,好妹妹,现在看完了,该还我了,还我吧,好不好?!”

  杨妮儿又突然换了一副乖巧的表情说:“亲爱的,看来你是认定我偷的了,既然如此,我只能告诉你,不还不还就不还!”

  我一下子被激怒了,那个令我魂牵梦绕的小仙女似乎变成了粗俗不堪的敲诈婆,我蓦地感到一阵十分令人难受的眩晕,好像充满仙性的天使只是一个虚构的信念,现在被一本关系重大的日记给戳穿了。但是我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因为那张皮肤光滑娇嫩、充满青春气息的脸蛋是多么可爱啊,然而这可爱的*点燃了我的怒火,一下子转化为粗俗的红晕。我不客气地说:“杨妮儿,你知道不还我日记的后果吗?我只是想提醒你,感情归感情,但千万别拿我对你的感情开玩笑!”

  这句话好像说到了杨妮儿的引爆点上,她出奇镇静地说:“我是拿感情开玩笑的人吗?我把一切都给了你,想不到你却认为我们的感情不过是个玩笑。有这么开玩笑的吗?”

  杨妮儿说完猛地站起身从自己的挎包内掏出一个纸单拍在我的老板台上,我不知道她要玩什么把戏,好奇地拿起那个单据仔细一看,顿时傻了眼,原来是一张怀孕化验单,单据上的加号显示,杨妮儿怀孕了。我有些不知所措地自言自语道:“这怎么可能呢?”然后转身质疑道:“杨妮儿,你从我那儿过夜到今天不到半个月,这怎么可能呢?”

  此时杨妮儿的脸上已经挂了两串泪珠,那泪珠在夕阳的映射下光*人。她委屈地说:“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在九谷口藤萝谷,你折磨了我一个晚上,该干的你都干了,你还想赖账不成!”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子就大了,要是这么说,可有两个月了,我顿时慌了手脚,心想,我已经有老婆和孩子了,平白无故又冒出个孩子,我老婆知道了非闹翻天不可,我女儿也不会原谅我,然而杨妮儿也不是好惹的,一旦这事张扬出去,无论是党纪还是政纪都饶不了我。想到这儿,我牙一咬,心想,看来只有劝杨妮儿打胎一条路了,但是杨妮儿的脾气我了解,如果直截了当地劝她打胎,她非把孩子生下来不可,到时候我吃不了只能兜着走。因此我诡谲地灵机一动,装作很男人地说:“妮儿,既然孩子已经怀上了,我也不能不负责,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杨妮儿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说:“口是心非,丁则成,你以为你心里想什么我会不知道?巴不得我去医院把孩子打掉是不?告诉你,门儿都没有!如果你真有勇气负责任,那么我条件很简单,名副其实地做我孩子的爸爸!”

  我一听就急了,威胁道:“杨妮儿,你这是敲诈,想让我离婚,门儿都没有!我劝你痛快去医院,赶紧把孩子打掉,咱们一切如旧,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杨妮儿哈哈大笑道:“丁则成,这么快你就露原形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对我不客气。”然后目光如电地盯着我从牙缝儿里挤出一句话:“这个孩子我生定了,知趣的话,赶紧离婚!”说完拎起挎包风情万种地走到门前啪地一声打开门锁,然后半开着门回头嫣然一笑说:“亲爱的,抽空给儿子取个名字,你说叫‘丁跑部’怎么样?”说着将门一摔,门后传来一阵狐媚的笑声。我就像头部挨了一闷棍一样呆呆地站着,心情复杂极了,从见杨妮儿第一面起,像过电影似的回忆到刚刚发生的一幕,我委屈极了,为什么?我从九谷口那个夜晚到杨妮儿过生日那个夜晚,都稀里糊涂地醉了过去,说句心里话,我连杨妮儿那小白兔般的Rx房都没看见完整的,怎么就他妈的让老枪走了火了呢?我百思不得其解,专案组领导,你们千万别把我身上发生的故事当成只需注意关键情节的普通神秘的故事,否则我也不会被双规在这间像坟墓似的小屋里。我当时经过福尔摩斯似的推理,断定杨妮儿肚子里的孩子很有可能不是我的,那是谁的?那还用问,狗日的习海涛的呗!不是他,还能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