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重大消息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几天,贾士贞有些心事重重的,本来为那封倒霉的人民来信,心里窝了一肚子火,昨天晚上华祖莹突然又告诉他一个消息,说她被美国一所很好的大学录取了。固然这对华祖莹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可对于贾士贞来说,心情却是异样的。

  正在这时,周一兰打来电话,说周一桂今天下午到省里来,还说有要事要见贾士贞。不知道周一桂有什么事,周一桂已经由副专员成为市委副书记。他多次要感谢贾士贞,都被贾士贞拒绝了,但今天,他似乎感觉到周一桂真有什么要事,周一兰打电话的态度和往常不一样,他隐隐觉得周一桂有什么重大事情要告诉他,而且这绝不是一般朋友之间的是非琐事。现在他好像什么事也干不下去,巴不得周一桂一下子到来。

  下午快下班时,周一桂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到省城了,让周一兰派车接他去办事处。挂了电话不久,周一兰电话就到了,说她马上来接,请贾处长现在就到省委大门口等着。贾士贞一看时间,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便打了招呼先走一步。

  到了大门口,只见周一兰已经远远站在路边的松树旁。贾士贞朝她挥挥手,周一兰身着米色风衣,脖子上围着浅蓝色白花纱巾,望见她在寒风中甜蜜的笑容,他心里一阵热血沸腾,贾士贞飞快地走到她面前,周一兰瞟了他一眼,目光就躲向别处。

  周一兰腼腆地向他伸出手,贾士贞毫无准备,仓促间伸出手,两人却认真地握着。随后周一兰一招手,一辆轿车开了过来。

  到了办事处,周一兰跟在贾士贞的身边,两人进了接待室。周一兰出去后旋即又进来了,说:“我哥还没到,恐怕进城后路上车多。”她说着给贾士贞倒了一杯茶,又拿起茶几上的苹果,削了起来。贾士贞说:“一兰,你坐下,我问你个事。”

  “什么事,这样认真?”

  “我认真吗,那随便点。”贾士贞说,“一兰,恕我直率,你现在家庭……”

  周一兰脸上迅速地飞过一片红云,羞涩地低下头,半天才说:“怎么给你说呢?贾处长,我现在是孤身一人。”

  “为什么?”贾士贞吃惊地看着她。

  “你别看我整天乐呵呵的,我的心里却是很苦的。”周一兰把削好的苹果递给贾士贞。他接过苹果,拿在手里,却没有吃,一直看着她。周一兰又说:“我二十五岁结婚,已经十年了,可我已经离婚五年了。”

  “怎么会这样?”贾士贞有些惊讶地看着周一兰。

  周一兰眼圈有些红润了,像是受到莫大的委屈,说:“我不愿意提这事,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吧。”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周一兰迅速地站起来,只听外面说:“周主任,周书记到了。”

  门一开,周一桂已经站在门口了,贾士贞迎上去,两人握着手进了接待室。周一桂说:“贾处长,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省城下班时间车多,真难走。”

  周一兰说:“哥,你要不要洗洗,饭已经定好了。”

  周一桂说:“我洗一把脸,贾处长,你稍坐片刻。”

  周一桂很快又回到了接待室,他说:“一兰,你先等一下,我和贾处长说几句话。”

  周一兰转身出去了,把门关上了。

  周一桂坐到沙发上,递给贾士贞一支香烟,两人慢慢地点着。周一桂看着贾士贞说:“贾处长,我刚从北京回来,你知道我在北京听到一个什么样的消息吗?”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注视着贾士贞。贾士贞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他。

  “据北京有关人士透露,侯向可能要退出省委书记这个重要位置了。”周一桂严肃而又认真地看着贾士贞说。

  贾士贞吃了一惊,把身体向前倾了倾,心脏随之奔跑起来,这时周一桂大口吸着烟,沉思起来。

  “到哪儿去?”贾士贞问。

  “省人大!”

  “莫由省人大?”

  周一桂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这消息可靠?”贾士贞说,“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我的一个同学。官虽不大,但,他认识中组部的一个人。”

  “那谁来接替?”

  “M省的省委书记,谭玉明。”

  “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这对全省的高级干部却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不知可靠性怎样?”

  “当然我也不敢说百分之百,但至少说北京透露这个消息的人所得到的信息是有很大的可信性,要不然我也不会急着赶来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