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等待消息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贾士贞的心里怎么也踏实不下来,自己到省委组织部也有六年了,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唯有这一次,让他心里连一点底都没有。越想头脑里越混乱。

  固然谁当省委书记对省委组织部的机关干部处长贾士贞来说并没有多大关系,但是贾士贞却十分关注莫由的重大人事变动,这天他一直坐在办公室里,等待正式消息的到来。直到下午快五点了,卜言羽才匆匆忙忙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侯向已经从北京回来了,明天中组部领导就要来莫由省,宣布新老书记的交接。

  贾士贞走出办公室时,已是黄昏时分,挟着春意的东南风,吹拂着他的头发,报春的燕子往来逡巡,空中充满了它们呢喃的梵音;垂柳的柔条很苦闷似的在摇摆。天空的云层越来越低,不久空中飘起细细的雾一样细丝。这种细雨,渐渐地沾湿人的精神和衣服,甚至在人们不易察觉当中,慢慢地落下来,一种使人无从辨别的点滴的极细的雨,一种不断地把那种无从目睹的纤小点滴对人飘过来,不久,就在衣服上盖上一层冰凉而有渗透力的苔藓样的水分。

  贾士贞像毫无知觉似的,慢慢地在大街旁人行道上不紧不慢地走着。

  这两天,玲玲甚至讥讽他也像一个大政治家一样,关心当前全省头等政治大事,说他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连省委书记的后脑勺都望不到,白操什么心!

  现在大局已定,全省已经如同开了锅一样,钱部长此时正在想些什么,又在干些什么呢?他们机关干部处派出去的五个考察组,还是否要继续工作下去?他很清楚,这种考察其实是缓兵之计,不可能等到按程序,顺利地完成这次干部的调整工作的。但只能顺其自然,就让它随着时间的逝去而渐渐地淡化吧,反正组织部考察干部是无头无尾,无始无终的。

  这时,贾士贞的手机响了,他慢慢地取出手机,看了一会号码,才按了一下“OK”键:“哪位?”

  “喂,贾处长吗?是我,周一兰。你现在在哪儿?”

  “我……我现在正走在大街上。”

  “干什么?你一个人!”

  “是啊!春天的细雨正在给我沐浴呢!”

  “你告诉我,你在哪儿,我马上来接你!”

  “有事吗?”

  “有事,快说,你在哪儿?”

  只不过十来分钟,一辆桑塔纳轿车拐上人行道,在贾士贞身边响了两声喇叭,周一兰摇下车窗玻璃喊道:“喂!贾……上车,淋雨啦!”

  贾士贞往旁边一看,周一兰已经开了车门,他也就迅速地上了车。

  在车上,周一兰只是认真地看了他一眼,却什么话也没说,直接到了办事处,下车时她才说:“先吃点饭吧!”

  走到餐厅门口,贾士贞叫住周一兰说:“喝点酒,白酒,最好是五粮液!”

  周一兰看了他一眼说:“怎么了?想喝五粮液!要不要找两个人陪陪你?”

  “不,就你和我。”

  小餐厅也是很讲究的包厢,虽然不像星级宾馆那样豪华,但是装修也是高档的,猩红的地毯,丝绸软包墙壁,镶入式吊顶,洁白的台布,软座高靠背椅。不仅时尚,而且让人感到清爽而舒适。周一兰请贾士贞入座后,就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又转身来到包厢,坐到贾士贞身边说:“今天怎么想喝白酒了,是遇到什么喜事还是碰到什么麻烦?”

  “什么也没有,还没有和你好好喝过酒呢!”

  小姐端上四盘凉菜,接着另一个小姐捧来一瓶五粮液。周一兰拿过杯子,小姐斟好酒。没等周一兰说话,贾士贞端着杯子,说:“来,为了今天,咱俩干一杯!”

  周一兰伸手挡着他说:“贾处长,什么叫‘为了今天’,你这祝酒词也太简单了点,也太让人莫名其妙了吧!”

  贾士贞微微笑起来了,说:“今天,今天的春雨,春雨贵如油啊!来,我的周大主任,难得和你一块喝酒,干!”

  “你们这些组织部的人哪,就喜欢玩深沉!”周一兰端着杯子,说,“我干了!”

  贾士贞没吃菜又碰了周一兰的杯子说:“一兰,你随意吧!”说着又干了一杯。

  一连喝了四杯,周一兰不再让他喝了。脸色红润,眼神迷离地看着他说:“发什么疯啊!哪有这样喝酒的!”贾士贞听得出来,这声音有些颤抖,又有些沙哑。通常只有亲人间才会这样带着几分心疼的责怪。

  周一兰自觉自己有些失态,极力掩饰地说:“虽说杜康发明了酒,也算对人类一大贡献,可是酒这东西喝多了还是对身体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