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沉重打击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省委常委会开了一天,下午一直开到六点钟,侯向说:“请大家到宾馆吃便饭,晚上继续开,九点半休息。明天一天争取结束。”

  常委们出了书记楼,每人都上了自己的车,前往宾馆就餐。

  第二天下午六点钟,省委常委会还没有结束,晚饭后常委会继续开会,出了常委会议室,郭浩把驼铭、仝、关叫到一边,他说:“晚上的会你们两个处长就不参加了,把会议记录交给驼副部长。明天上午我们再碰头。”

  仝世举有些心神不宁地坐在机关干部处的大办公室,他平时很少有这样的心情,现在好像将要离开处里的这些同志,但又感到和同志们之间有着一层隔膜。他知道顾彪也一个人坐在处长室,他害怕回到处长室两个人之间那程式化的沉默和尴尬。

  仝世举平时很注意仪表,除盛夏那几天,平时常常穿短袖衬衫还打着领带。可这两天不知为何,参加省委常委会了,却穿一件很旧的短袖衬衫。唐雨林过来给他添水,看看仝世举,他那呆滞的目光表明他此刻的心情,按时间推算,这会儿常委会也许正在研究他的职务问题呢。

  突然顾彪推开门:“仝处长,你在这里啊,驼副部长请你接电话。”

  仝世举一怔,慌忙站起来说:“哦,驼副部长……”说着出了办公室。

  仝世举听说驼副部长电话找他,慌忙站起来,大步跑向处长室,拿起电话:“喂,驼……驼部长……我是仝世举,您有什么指示……”仝世举慌慌张张地有些语无伦次。

  “老仝,你怎么啦?”驼铭觉得仝世举慌张得有些像孩子,不,他怀疑他是否病了。

  “没……没什么,驼部长……”

  “老仝,现在你们处里的同志都在候着吧?告诉大家都回去吧,明天上午你和地县干部处的老关,还有两个副处长,开个会,你现在就通知一下。”驼铭在电话里说。

  惊吓了一身冷汗的仝世举放下电话,长长地松了口气,他原以为驼铭会向他透露点常委会研究的结果,谁知驼副部长像往常一样,完全是在安排工作,好像根本就没有关系到组织部任何人的变动问题,这令他更是不停地猜测着。回到处长室,他坐在机关干部处长那张已经坐了五年的椅子上,心里更加不安起来。难道这次全省机构改革大规模调整干部还是没有自己的份儿?尽管省委组织部机关干部处长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位置,一个人人羡慕,个个向往的位置,然而,再好也只是个正处级岗位呀!只是通往高级领导干部的一个重要的阶梯而已。此刻他暗暗地回顾一下过去省委组织部干部处长们的去向。在他的记忆中他到省委组织部之后,曾换过四任处长,去向最好的,当时去了省人事厅当副厅长,四年后当了厅长;另一位到地委组织部当部长、地委常委,后来当上地委副书记,现在是地区专员;第三位是省民政厅副厅长,第四位则是省教育厅党委书记。现在该轮到他了,可怎么就还没消息……仝世举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

  难道省委组织部几位部长这次没有安排他,如果这次机遇失去了,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呢?他越想心里越乱,担心的不是去向问题,而是拖到五十岁了,无论到哪个厅当副厅长,将来提升为正厅长的可能性都很小了。

  顾彪叫仝世举接电话后,以为驼副部长有什么秘密事情,他怕他在场仝世举支支吾吾不好讲话,就到别的办公室去了。现在他以为仝处长电话早该接完了,就回到处长室。一推开门,见仝世举愣愣地坐在那里,顾彪不知出了何事,不敢吭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过了一会,仝世举才冷冰冰地让顾彪通知大家去休息。顾彪本想问问仝世举个人的事,一看他的情绪,只好低头出去了。

  贾士贞回到宿舍,却怎么也睡不着,想着这刻常委会不知是否结束了,想到那几个极普通的人,却坐在那里决定着全省那么多高级干部的命运,就好像决定着他自己的命运一样,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烦躁不安起来。现在他越来越感觉到组织部的工作太微妙了,官场上也更加深奥玄乎了,看着某人昨天还是科长,明天就成了处长,某人昨天还是县长,明天就成了市长,某人昨天还是处长,明天就成了副厅长了。群众都感到这些人进步真快呀!却不知道背后的艰辛!

  中国的吏治是千百年来就已经形成带有浓重封建色彩的东西。封建皇帝随时随地一句话,便可给文武百官,乃至普普通通的黎民百姓加官晋爵,而今,这种君主制的思想观念残余还在根深蒂固地影响着我们的干部选人、用人的观念。在一个省里,只要省委书记看中的人,那必定官运亨通,在一个地区,只要地委书记看中的人,同样会青云直上。这两天的省委常委会上,那些地区级的领导,还有省级机关几百个厅局级的领导,每个人都有升迁的诀窍。领导者权力表现最突出的莫过。就像现在正在进行的省委常委会。省委书记的一票远远超过所有的常委,谁也制约不了他。他可以把自己的意图早早交给省委组织部长,而组织部长又变成组织部的意见,进行考察,形成了初步意见,这就成了合情合理的选拔程序。说到底,在如今的官场上,没有领导者的举荐,没有特殊关系的“伯乐”,那就只能凭自己的命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