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他到底是谁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

  新任西臾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贾士贞不知去向已经五天,这让市委组织部的几位副部长急得像猴子要上树,开始两天只是到处打电话,不敢到处张扬,可万一新部长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他们可是有无法推脱的责任。然而能打的电话都打了,就是不见他的踪影。

  不知为什么,常务副部长高兴明的心里总是有些恓惶和不安。其实贾士贞也不是三岁孩子,他一定是有他自己的人生行为准则的。到底为什么如此担心和不安,高兴明并不完全是为了贾部长的个人安危。隐隐地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在啃噬着他的心。这么多年来,他觉得自己在事业上一直是很顺畅的,很少出现这种沮丧而不安的急躁情绪。可是这几日里,他夜不能安寝,白天在办公室里也坐立不安,有时甚至对着电话发愣。如果电话突然响起来了,他甚至全身每一个细胞都会受到惊吓。过去部长也常常十天半个月不在部里,高兴明才特别显示出领导者的才干,干什么事都是那么果断和得心应手。然而贾部长只不过才到任几天,他就出现这样反常的心理,他对自己的心态感到太不可思议了。自然界有些东西太神奇了,他不知道自然界这种现象对他预示着什么。

  正在这时,市委书记常友连又打电话过来,问贾部长有没有消息,高兴明支吾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所以然来。常书记更加觉得奇怪了,一个市委组织部长上任以后一直不和市委书记联系,而且不知去向这么多天,这不仅仅是工作上的关系问题,而且关系到贾士贞同志的安全问题,常友连越想越不放心,决定再次给贾士贞打电话。可是拨了一次又一次,贾士贞的手机总是关机。

  贾士贞刚打开手机,准备打个电话,手机突然就惊叫起来,好像这么多天来一直憋着,这一响,几乎把他的耳朵震聋。他反复看了看这个陌生的号码,本来不准备接这个陌生的电话,可是不知怎么的,总觉得这个号码有点特别,犹豫再三,还是接通了这个电话。

  “喂……”

  “喂……是贾部长吗?”贾士贞听出来了,这是市委书记常友连的声音。

  贾士贞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自己一直故意关着手机,就在这开机的一刹那,怎么常书记的电话就打进来了呢,正当他考虑如何来搪塞常书记时,电话里又传来了常书记的声音:“我说士贞啊,你变什么魔术呀!怎么一上任就消失了?是不是被绑架了?还是出了什么事?”显然常友连是不高兴的,这口气带着批评加责备,没等贾士贞说话,他又说,“你现在在哪儿?怎么连组织部也没有一个人知道你去哪里呢?万一出什么意外,你让我怎么向省委、向省委组织部交代呢!”

  “常书记,”贾士贞轻松地笑了笑说,“没那么严重吧,我不告而别,是我的组织纪律性不强,我向市委常委检讨,常书记,您放心吧,我很快就回去。”

  “你告诉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常友连口气严肃地问。

  “噢,常书记,我正在回市区的路上,你不必担心,回去以后我马上向你汇报,好吗?”

  贾士贞向常友连说了假话,他并没有在回市区的路上,也没有马上回市里。

  早春的夜晚依然像冬天那样寒冷,贾士贞裹着被子,半躺在床头,此时,整个世界都似乎处在静谧而安详之中。这几天,他远离省城那喧嚣的大城市,来到这偏僻的农村,突然间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白天他四处暗访,晚上躺在小旅社的床上,沉浸在深沉的思索当中。从省委组织部来到西臾市委组织部,从干部处长变成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无论是工作环境,还是职务和权力,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省委组织部八年,是他人生翻天覆地巨变的八年,他了解组织部门的责任,了解组织部门的权力和作用。他更知道作为组织部门领导,身上肩负的重担和责任。自从省委组织部宣布他任西臾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之后,他的头脑里就一直在考虑该如何当好这个组织部长。他看看表,已经过了深夜十二点,但他仍然没有一点睡意,于是点了一支烟,突然间,他觉得自己的行动是不是有些莫名其妙,也不符合自己这个市委组织部长的身份,调研不是调研,微服私访不是微服私访。他此刻的心情倒有点像高中毕业时那样,对未来充满无限憧憬和神奇般的幻想。

  突然,房门开了,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三个大汉闯进屋,贾士贞合上手里的书本,看看这三个人,他没有说话,但是目光里让人感到他的沉着、镇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