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省城之行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十七

  下午一点五十,贾士贞快步赶到办公室,刚走到组织部大楼前,一阵吵闹声送进他的耳朵,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秃顶胖子正和一个瘦小个子边走边吵。看样子,是从市政府行政大楼吵过来的。

  这时两人已经吵到贾士贞的跟前,那个秃顶说:“吵什么吵,王秘书长已经说了,叫我回来处理的,要我处理,我就处理你。”

  瘦小个子说:“你有本事处理还拉我去见王秘书长干吗?”

  这时两人同时朝贾士贞看着,瘦小个子灵机一动说:“正好,碰上贾部长了,贾部长是管干部的,我们就请贾部长评评理。”

  秃顶胖子说:“要评你去评,我没空。”说着回头就走,小个子拦住他说:“组织部长是管干部的,让部长看看你这个主任都干了些啥。”

  贾士贞一时弄不清他们是哪个单位的,盯着他们看了半天,那个秃顶的男子,除了秃顶之外,稀疏的头发根部都整齐的一片白,看样子没有及时焗油,样子也有些猥琐,见到贾士贞,显得几分尴尬。贾士贞说:“你们是哪个单位的,干什么?”

  瘦小个子说:“贾部长,你刚来,我们单位可是市政府大院里出了名的破烂单位,都是这个一把手主任领导有方。”

  贾士贞说:“到底是哪个单位?”

  瘦小个子说:“市史办公室。”

  贾士贞看着他们俩,头脑里回忆着机关的领导的名字。秃顶胖子说:“贾部长,我姓汤,叫汤坚忠。是这样的……”

  贾士贞一时记不起来了,这时机关上班的人远远站在一旁看热闹,贾士贞皱了皱眉头,顿时觉得这个汤主任太不像话了,居然和下属到处评理,这样领导实在太荒唐了,于是拉长了脸说:“汤主任,你是单位的一把手?”

  汤坚忠点点头说:“是。”

  贾士贞看着瘦小个子说:“你呢?”

  “我是史志办公室下面年鉴社的,叫房雅广。”瘦小个子说。

  贾士贞转脸对汤坚忠说:“老汤啊,不是我批评你,你一个堂堂的史志办公室主任,也算是正处级了吧!居然和下属单位一个同志吵吵闹闹的,还到处评理,评什么理,你还像领导干部的样子吗?”随后又对他们说:“走,到我办公室去,我倒要听听你们到底为了什么。”

  两人跟着贾士贞,到了组织部,贾士贞没有把他带到自己办公室去,让办公室主任开了小会议室的门,并让机关干部科科长做记录。

  贾士贞说:“好吧!你们谁先说?”

  房雅广说:“他是领导,让他先说吧!”

  贾士贞看看汤坚忠,只见他摸了摸光光的头顶,半天不知其所以然,这时房雅广说:“贾部长,既然他不说,那我说。先说今天为什么事。”房雅广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本厚厚的当年出版的《西臾市年鉴》,翻开扉页,指着上面的名单说,“贾部长,我们年鉴社原来属于社科院代管,后来划归史志办,那时汤主任从宣传部调来当一把手,他看中我这个小小年鉴社社长职务,于是把我降成副社长,由他兼社长,成了合法的法人代表。接着把年鉴社的财务权收走,去年没有经过研究,也没有报告组织部和人事局,他个人决定把年鉴社的驾驶员,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退伍战士聘为副社长,他的目的是让这个驾驶员和我对着干。你看今年刚出版的西臾年鉴上居然把这个驾驶员的名字印上去了。他当了年鉴社副社长,连一个字也没写,而且没经我们同意,篡改了我们交给出版社的材料,居然出版了!我去找出版社,出版社说是汤主任叫这样的。”

  贾士贞看了看印在上面的名单,果然是社长汤坚忠,副社长徐义邦、房雅广。贾士贞问:“汤主任,这个徐义邦就是那个驾驶员吗?”

  汤坚忠点点头,却没有说话,窘得不知所措。

  贾士贞说:“编写年鉴虽然不是创作,虽然不是做大学问,可是也需要有一定知识的人,你实事求是说,这位驾驶员胜任年鉴的文字工作吗?胜任副社长这个职务吗?”

  房雅广刚要讲话,被贾士贞制止住了,他说:“我问汤主任,还有,汤主任,你和这个徐义邦参没参加编写这本年鉴?”

  汤坚忠头上开始冒着汗,先摇摇头,接着又点点头,这时房雅广说:“贾部长,年鉴的社长是行政职务,而业务上是主编、副主编,是主编负责制,我是主编,过去出版年鉴都是我签名决定怎么出的,可是这本年鉴我们把稿件交到出版社,却由他这个主任签字出版了。”